Friday, July 11, 2008

回教党会是民联的肉中刺吗?


教党主席哈迪阿旺(Hadi Awang)坦言,该党的确已与巫统洽谈日后的合作事宜。这消息令人吃惊,尤其是民联的支持者。说到底,回教党在大选前淡化成立回教国课题,改为较符合我国国情的福利国,不但俘获了非回教徒(华人及印度人)的芳心,将手中一票投给回教党,更一举夺下吉打州的政权,也在民联5州获得3位州务大臣的职位,当时威风凛凛。不过,一切都是选举大胜所惹的祸,该党选前选后不一的宣言,实在叫不少人大失所望。回青团不断提出回教国课题,欲在民联5州实施回教法(断肢法),并说明回教党从没放弃过建立回教国的愿景。说得深奥一点就是该党明显的是在欺骗选民,以得到更多非回教徒的选票。

回教党似乎变得高傲了,吉兰丹大臣聂阿兹(Nik Aziz)要在该州强制回教徒公务员无论再忙都要在祈祷时间放下手上的工作,去祈祷。这将严重影响丹州政府的效率,要知道行政效率低的话,公众必须花更长的时间来递交文件,因公仆处理文件的时间减少了。反而霹雳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Mohammad Nizal)的人格较好,没有在该州施行回教法,也跟行动党签署了一份协议书,达成不成立回教州的共识--邦戈协议II。但他否认了有这么一回事。吉打州方面,大臣阿兹占(Azizan)因该州得不到中央的拨款,而一意孤行的要砍伐集水区旁的树桐,出售后获取利润,以填补州内不足的发展资金与开销。槟州首长林冠英及非政府组织已向阿兹占表明反对开发该地区,因该计划将影响槟州水供的素质,也会导致生态环境受干扰和破坏。这显示了各州民联政府未好好的坐下来谈判,最终百姓的利益将受损。

殊不知,其实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里的华印裔成员,都憎恨巫统的金钱政治,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种族主义等种种舞弊。假如回教党真的与巫统合作,将流失大量非回教徒支持者,不但下届大选的吉打州可能不保,也会把民联(行动党与公正党)"托下水",把民联弄垮掉。

聂阿兹向马哈迪看齐?
自1990年拉沙里的46精神党连同回教党夺下丹州政权以来,这名回教党的精神领袖聂阿兹便一直担任州大臣至今,已有18年之久,但他早前阐明,将在下届大选后才选择退休,把棒子交给新人。敦马哈迪当了22年的独裁首相才在压力下交棒给阿都拉,难道这位回教党精神领袖也要学敦马那样?我想啊,是时候换丹州大臣了,让新人接棒,带领丹州展翅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