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1, 2008

国阵巫统的卑鄙手段!!

转载自<<当今大马>>

影响选情抹黑运动升温

在一日之内面对反贪污局以涉嫌收贿罪名扣查2名霹雳州行政议员,以及3名党员被指殴打摄记的两大案件冲击,人民公正党今午召开记者会“救火”,驳斥这些指控皆属于已经开始升温的抹黑运动,旨在影响峇东埔补选的选情。

虽然公正党领袖明显的将矛头,指向掌控警方和反贪污局的国阵政府,并批评反贪局甘心被国阵利用来助选。

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坚称,两名霹雳行政议员贾玛鲁丁(Jamaluddin Mohd Radzi)和莫哈末奥斯曼(Osman Mohd Jailu)所面对的贪污指控是子虚乌有。

至于殴打摄记一案,他表示,遭警方逮捕的峇都区部署理主席莫哈末诺卡米尔(Mohd Noor Kamil Abd Samad),当时是在阻止行凶者殴打摄记,并非行凶者。

房屋计划不存在,无权限批准

蔡添强斩钉截铁表示,两名行政议员“肯定没有牵涉贪污”,因为经过霹雳州务大臣的调查,证实被指设案的1亿8千万令吉霹雳斯里伊斯干达(Seri Iskandar)房屋发展计划根本不存在,况且两人也没有权力处理房屋发展计划。

贾玛鲁丁是掌管企业及合作社、农业与商业事务的行政议员,而莫哈末奥斯曼(右图)是负责旅游及人类发展与非政府组织事务的行政议员。

“我们怀疑为何有人竟然会愿意付钱给不相关的行政议员。这看来是有人故意在补选期间制造这个课题,以破坏公正党的形象。”

因此他抨击警方和反贪污局,在没有完成调查的情况下,就先行向外界发放“虚假”资料,匆匆逮捕有关6名人士,包括上述两名行政议员,指他们涉嫌受贿,企图在这个关键时刻影响公正党的选情。

“这显然是一个丑恶的政治陷阱,我们对反贪局在峇东埔补选期间,被利用来对付民联领袖,丧失其专业与独立性,感到非常失望。”

“反贪局至今还是在首相署的管辖下,从来不曾独立,所以公众自然对反贪局的公信力产生质疑。因此我们呼吁反贪局这次能够透明和独立地进行调查,并公开调查报告。”

他坚称,这是试图诋毁公正党的抹黑运动,因此他们将在未来数天,倾全力向选民解释这宗涉贪案的疑云。

不过,蔡添强相信,这些指控不至于冲击选情,“设计这些陷阱的人,肯定是要影响补选,但是我希望并相信人民有足够的智慧,来看透这些圈套”。

蔡添强是在今早于人民公正党竞选总部安曼基金大厦,举行的记者会上如此表示。公正党总秘书沙烈胡丁、策略局主任赛夫丁,及槟州行政议员阿都马烈也出席这场记者会。



戴成银:计划没官方文件证明

另一方面,公正党霹雳州行政议员戴成银也发表文告呼应蔡添强的说法,强调两名公正党行政议员被指涉及索取10万令吉,以加速批准一项价值1亿8千万令吉的依斯干达屋业计划,是一项完全不存在、子虚乌有的发展计划。

他说,根椐州政府的记录,完全没有任何官方文件,证明这项计划确实是存在的, 因此他要求反贪污局提出证据,以证明该项计划, 否则就应该撒消有关指控。

也是霹雳州政府投资委员会主席的戴成银说,目前正是峇东埔补选时期,时间上的巧合,无法令人信服,这起指控不是一个政治陷害。

“之前霹雳州国阵也不断声言,在8月31日之前, 霹雳州政权会变天,这无法阻止民众,将变天与这起贪控连想一起。”

宣传单指在摊子喝茶遭人陷害

不过,蔡添强拒绝透露更多案情,以免被指干涉反贪污局的调查。虽然如此,根据公正党所临时印制的宣传单,两名行政议员皆是遭人陷害。

宣传单声称,当时奥斯曼与前公正党州议员乌赛里(Usaili Alias)是在一间摊子喝茶,结果遭遇两名不明人士上前与他们打招呼,并留下一个袋子。当两人好奇而拿起袋子来检查时,就遭到反贪污局逮捕。

蔡添强和沙烈胡丁今午也严声驳斥,《新海峡时报》报道指反贪污局是在酒店逮捕嫌犯的说法,并坚称逮捕地点是一个公开的咖啡店。据悉,媒体的报道内容,皆是源自反贪污局所发出的文告。

沙烈也表示,媒体应该专业和负责任地进行报道,先查证消息来源,不应该胡乱指控他们涉及性行为或贿赂。反贪污局后来澄清,两名行政人员并未涉及性贿赂。

保护摄记领袖前往备案反被捕

另外,针对警方逮捕3名公正党党员,包括一名自动备案的区部领袖,以调查两名摄记在上周峇东埔提名日遭到殴打的案件,蔡添强非议警方有意抹黑公正党支持者的形象。

也是峇都区国会议员的蔡添强指出,自愿前往警局备案却遭到警方逮捕的公正党峇都区部署理主席莫哈末诺卡米尔,于提名日当天其实是尝试阻止滋事者继续粗暴对待摄影记者的党工作人员,他当时也因为保护有关的新海峡时报摄记而蒙受一些轻伤。后来在他和数位党员的协调下,成功保护该名摄影记者。

“卡米尔是在发现警方在报章上发布本身的照片,以及我的相劝下,才决定于昨日前往冼都警区总部备案,协助警方调查,不料反而却遭警方逮捕。”

他说,卡米尔到冼都警区备案前,已经和威中警局的纳因助理警监通过电话,后者劝告他在备案后再自行驾车到威中警局,不料却遭警方逮捕。

“警方通过报章呼吁当天在场的人士协助警方调查,可是当卡米尔欲前往协助调查,却在未录取口供的情况下把他逮捕,是非常不专业的。”

“在媒体上,警方似乎已经做下定论,他们已经逮捕一些行凶的人,而这些被逮捕的人多数是在公正党拥有职位的人。”

阿都马列也指控,警方在这两三天晚上也逮捕一些公正党工作人员,却在隔天早上释放他们,属于一种骚扰的动作。


巫统派发充斥种族言论宣传品
黄家泉以无国阵标志为由拒评


尽管巫统在峇东埔补选派发充斥种族言论的宣传刊物,但马华总秘书黄家泉却不断以刊物未附上国阵标志作为挡箭牌,多次拒绝作出评论。

不过,他承诺将在今晚召开的国阵的竞选会议中,向巫统了解有关宣传品的详情。

《当今大马》昨日巡访巫统行动室时,获助选员派发一份题为《峇东埔国席快讯》(Warta Parlimen Permatang Pauh,右图)的16页全彩刊物,内容充斥许多种族性的言论与敏感字眼。不过这份刊物并没有注明出版者与印刷商,此举已经违反选举法令。

至少马华没有玩弄种族课题

黄家泉今午在国阵候选人阿力夏的陪同下,以房地部长身份前往白菜园移交一辆小型救火车及13套防火服给大山脚市区义务消拯队。出席者包括马华槟州联委会署理主席刘一端及前巴当拉浪州议员陈德钦。

《当今大马》在记者会上向黄家泉展示这份刊物,并告知刊物是由巫统行动室所派发,但是他以刊物上未有任何标志,而且也不确定是由谁印刷出版为由,拒绝回应。

记者继续追问,无论这份刊物是否由巫统出版,但类似炒作种族情绪的宣传品是否会导致选民对国阵在一些课题上的立场感到混淆时,他依然拒绝回应,而是调低声量重复说,“你看这份(刊物),我没有看到任何标志,不能评论。除非有标志就另当别论,否则很危险”。

当记者再次询问他,如何看待巫统在补选玩弄种族主义课题时,他回答说,至少马华公会没有这样做。

“我们要很谨慎,比如偶尔我们进入华社,说了一些极端的话,传至马来社群也会引起不悦”。

相信国阵中庸不会制造骚乱

至于会否给予巫统劝告,黄家泉则以此属假设性问题,再次拒绝回应。

“种族性的言论是很激情的,偶尔有人说马华不够激情,但你会激情,别人也会激情。如果每个民族都以此宣传,国家就会面对困难。在国阵内,各族都有激情的一面,但不要过度渲染极端言论。否则,会制造恐惧的感觉。”

黄家泉在记者会上,援引公正党居林万拉峇鲁国会议员祖基菲里诺丁声称“受够了非回教法令下生活”的言论表示,不仅是巫统,只要是极端的种族路线始终走不远。

他希望这次补选是以建国议程为主的君子之战,也相信国阵身为负责任的执政党不会制造骚乱,而是选择相对中庸的路线。


马华巫统对玛拉学额没分歧

此外,黄家泉也不愿评论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给非土著的争论,“马华过去已成功争取开放大学预科班的10%学额给非土著,高度宣传反将引起反弹”。

他表示,当年开放学额是内阁的集体决定,这显示马华与意巫统在开放学额课题上不存在歧见。

至于由雪州大卡立臣提出的建议,黄家泉表示不愿在此课题上纠缠,他并认为前者只是发表政治性言论,相反的马华较乐于在论坛或内阁会议中进行理性讨论,而不是将课题政治化。

震惊霹州上台5月就涉贪

针对两名公正党霹州行政议员涉嫌在一宗房屋计划中收贿的案件,黄家泉认为反贪污局是个独立机构,所做所言最具权威,因此就让该局进行专业调查,不要人云亦云及未审先判。

不过,他又对民联甫执政5个月就传出贪污丑闻深表震惊及遗憾。

“希望当局能查个水落石出,真有此事就要严惩,否则不可因政治(考量)去冤枉他。上庭定罪要有证据,不能随表抓人。所以,现在有很多的阴谋论,什么都是阴谋。”

此外,针对霹州政府声称不曾批准该项屋业发展项目,由此证明两名行政议员是被冤枉的说法,黄家泉指出,一般上屋业发展计划必须等待州政府批准土地程序后,才会向中央政府的房地部申请发展商执照,但该部至今未接获相关申请。


巫统种族牌文宣恐吓马来人
警告行动党上台“猪化”国家

巫统继续在峇东埔补选大肆操弄种族主义,所推出的宣传品依然大打“种族牌”恐吓马来选民,指如果民主行动党上台执政,他们将会“猪化”整个国家。

《当今大马》今午巡访巫统行动室,获取他们所推出的宣传单和一份题为《峇东埔国席快讯》(Warta Parlimen Permatang Pauh,左图)的全彩刊物,内容充斥许多种族性的言论与敏感字眼。

《快讯》除了突现国阵候选人阿力夏是一名草根型领袖外,更耗费巨大篇幅描绘行动党是一个挑战马来人和回教,支持养猪业及反对禁赌和禁酒的政党,而安华则支持该党的议程。

《快讯》警告,如果民盟有朝一日成功上台执政,马来人和回教的霸权将受到侵蚀,最终只会让行动党受益,甚至“猪化”马来西亚。

这份长达16页的刊物没有注明出版者与印刷商,此举已经违反选举法令。

刊登周玉清抱小猪照片

《快讯》的第14页大肆炒作雪兰莪州政府同意开设集中养猪场的课题,声称行动党领袖对这项计划感到非常高兴,并刊登一张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夫人周玉清抱着小猪和其他党领袖的合照(右图)。

文章将枪口转向回教党,质问现任回教党雪州主席兼行政议员哈山阿里,“是否继续要成为被(行动党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骑着的猪?”

“为了持续斗争,并且不被‘猪化’,回教党应该退出民联。”

第4页的《安华是行动党和美国的宝贝》一文中指出,行动党视安华为完成“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议程的工具。

“哪里会有其他的马来人愿意成为行动党,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议程的工具?”

形容安华组“猪”内阁

此外,《快讯》第2页刊登一份网民所建议的安华新政府内阁名单(Kabinet Barisan Anwar Bin Ibrahim,左图),声称名单出现在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的部落格,并将之形容为“猪”内阁(Kabinet BABI,Barisan Anwar Bin Ibrahim的缩写)。

文章抨击这份名单显示非马来人将会控制大多数的内阁重要职位,回教党领袖沦为次要部长,例如林吉祥出任国防部长、卡巴星出任内政部长,而潘检伟则担任第二财长。

“看了这份猪内阁名单后,如果安华成为首相,马来政治力量明显就会逐渐边缘化。”

《快讯》也描绘安华是一个亲美国和犹太人的领袖,以及擅长演戏的“演员”,自称可能遭人暗杀而躲入土耳其大使馆来博取人民的同情。

其第7页和第10页则刊登多张示威者焚烧物品,攻击警员或丢掷物品的照片,并打上“谁支持这些活动?”的字眼,试图将公正党与暴力挂钩(右图)。

这份刊物也重提最近发生的一连串马来人或回教受“挑战”事件,包括律师公会改教论坛、卡巴星质疑苏丹干政、槟州政府废除新经济政策、开放玛拉大学学额,声称这场补选是马来人重新支持巫统,让马来民族重新振作的第一场战役。

与华语传单立场完全相反

但是,由国阵所出版的华语传单(右图)却持有截然不同的立场。传单质疑公正党居林万拉峇鲁国会议员祖基菲里,带领300人闯入律师公会改教论坛的行为,是支持回教极端主义(右图)。

公正党着重宣扬改革议程

另一方面,相信是由公正党出版的《最新消息》(Terkini)刊物,则着重突现安华的改革议程,并抨击巫统领袖借用新经济政策来为己牟利。

这份刊物同样触犯选举法令,因为它没有列明出版者与印刷商,不过却能够从公正党的行动室与活动上获取。

《最新消息》(左图)列举汽车入口准证(AP)、凯里的益资利丑闻、阿都拉儿子卡马鲁丁的史格米(Scomi)公司、被指与阿都拉关系密切的企业家林树杰等例子,来证明新经济政策无法惠及大多数马来人。

刊物也反击国阵政府对安华的肛交案指控,援引默迪卡民调中心早前的民调结果指出,只有11%人民相信这项指控。

刊物也在中间对开版重点宣传槟州民联政府的执政成绩,突出民联在执政5个月来已执行的30大政策。

马华布条千呼万唤始出来

另一方面,在文宣战方面显得寂静的马华,也开始在峇东埔选区内挂起竞选布条,矛头直指安华过去掌权时的立场。

其中一张张挂在武拉必的布条写着,“安华以华制华不安华!!!过去安华令华教不安,今天安华令国家人民不安”;另一张布条则写道“陈昌暗渡无间道,蓝眼安华不可靠”。

此外,布条也吁求选民让他们险胜安华,“输太多,不太好;赢少少,刚刚好”。


媒体揭国阵行动室向选民派钱
阿力夏却辩称是国阵“间谍费”


峇东埔流传买票疑云!在媒体揭发国阵行动室向选民派发100令吉,一些选民甚至请假排队领钱后,国阵候选人阿力夏虽然承认派钱给非助选人员,但却坚决辩称派钱是让他们充当“间谍”,帮忙国阵收集情报!

另一边厢,公青团召开记者会大事宣布抓到一名“幽灵选民”,最后却被发现是大摆乌龙,一场误会。

选民填表格就能领100令吉

《光明日报》报道,只要峇东埔选民将本身的身份证复印本交到指定的国阵竞选中心,并填写一份表格,就可以向当局索取100令吉。

该报记者也在周二(19日)晚前往赴诗布朗再也敦胡先花园的一个国阵竞选行动室,的确看见不少人在行动室前排队领钱。

报道引述峇东埔选民黄先生的谈话指出,他特意在周三(20日)请假一天,到行动室填写一份表格后,果真领到100令吉。

一名印裔选民领钱后向该报表示,“我不曾为国阵吊布条或海报,也不是工作人员,这100令吉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礼物”。

阿力夏承认派钱但否认买票

不过,根据《光华日报》报道,国阵候选人阿力夏(右图)承认派钱给非助选人员,但却是让他们充当“间谍”,帮忙国阵收集情报!

他是于今午出席槟州区域发展机构25周年庆后,受询及部分选民称他们并非国阵助选成员,但只要交出身份证副本即可获钱的言论时回应说,这些人是国阵的“间谍机制”(jentera perisikan),所以不能公开身份,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帮忙收集情报。

他解释,收集身份证副本是为了让会计部在查账时,能够核对酬劳付给了谁。

不过,阿力夏坚决否认这是反对党所指控的“买票”行为。

选民报警指住家出现“幽灵”

另一方面,一名峇东埔巫裔选民今早报警,指一位来历不明的印裔选民在这次的补选中,冒用其住家地址登记为选民,怀疑对方是“幽灵选民”。

不过《当今大马》较后向选举监督组织——大马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Mafrel)查询,发现只是一场乌龙,因为有关印裔选民早在1985年已在该地址登记为选民。

定居在诗布朗再也的伊里米(Eremie Shahuddin Mohamad Zakaria,左图)发现,一位名为达娜拉朱米(Tanalachumi@Ranee A/P Muthiah)的女性印裔选民所登记的投票地址,竟然是他的住家地址,但他却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

他坚持其住家只登记了两名选民,即他本身和妻子法兹拉(Fazilah binti Kiamadian)。因此他已在今早前往诗布朗再也警局报案,怀疑达娜拉朱米是“幽灵选民”。

伊里米今午在公青团位于诗布朗再也的行动室召开记者会,陪同他的包括公青团署理团长法里斯(Fariz Musa)与副团长凯鲁安华(Khairul Anuar Zainuddin)。

《当今》查证公青团摆乌龙

之后《当今大马》查询选委会网站,发现上述三个名字的确拥有同样地址。

不过,《当今大马》再向大马自由及公正选举运动(Mafrel)协调员黄文强查询时,黄文强引述选委会的资料库指出,达娜拉朱米早在1985年就以上述地址登记为合格选民。

黄文强表示,根据国民登记局的资料,达娜拉朱米已迁去居林,但是却没有更改其投票地址,因此至今仍是合格的峇东埔选民。伊里米则是在2001年才迁入有关房子。

对此,凯鲁安华较后向《当今大马》表示,他们对此错误感到抱歉,不过会继续监督任何的选举舞弊现象。

公青团推介选举舞弊热线

另外,日前公青团在峇东埔推介一项侦查选举舞弊的运动,促请当地选民将投诉写成手机短讯,发送至32244,该团将会跟进与调查。

法里斯指出,至今为止该团接获两名选民的投诉,指他们曾在308大选中投票,但是现在却发现名字从选民册上删除了。不过公青团还未进一步证实此事。

民联被指冒充马华党员派钱

选举舞弊的投诉也不限于在野党,马华今早也召开记者会,指在野党人士冒充马华党员向选民派钱,旨在抹黑该党。

前马华州议员陈清凉与峇东埔马华区会主席马国鸣表示,一些马华党员发现不明人士冒充为马华党员,在选区内的咖啡店向选民派钱,而且是刻意区分种族,即华裔选民50令吉、印裔选民150令吉,以及巫裔选民200令吉。

他们指出,这是为了营造国阵不公平对待各族选民的现象,挑起选民对国阵的不满。虽然他们一口咬定此举是民联的肮脏手段,但是却拿不出证据。


PS:马华,民政,国大竟然还有脸站在国阵为卑鄙小人巫统助选,不知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