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SK实权校长的故事

先生贵为我校的副校长,但能被我称为实权校长,其隐形的权力当然比校长罗女士还要大,他惯以运用其巨大的影响力来"镇压"吵闹的学生。中气十足的戴副校长在台上说词,台下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害怕因讲话而被叫上台。若是罗女士在致词,没人会把她放在眼里。我欣赏戴先生处处维护华文教育的精神,说好听一点,要是少了这位人物,咱们国中的华文课根本不可能编在日常的时间表里面,很多亲巫统或搞马来人主义的学校行政人员甚至老师欲搞砸华文课,都被戴先生压住了。

先礼后兵,虽然这位戴副校长的坚持不懈的精神令我敬佩,但他却是一个保守,思想狭隘的独裁者。只有他的对,没有你讲理,以这句话来形容他是再也不过的了。我想帮人剪头发是他一生中的最爱吧,时不时展开检查头发的"茅草行动",然后帮你剪得短短的,因为他喜欢超短头发的学生,他以为短即是纪律,大错特错!!一名网友曾写道,尊孔独中的男生发型时髦,却不见得成绩差,反而是一些实施严厉头发政策的中学,纪律问题每况愈下,校内犯罪问题愈来愈多,若再不加以改善,恐怕整间学校将沦陷,以后难以恢复名誉。增江国中施行了许多怪校规来打击学生的人权自由,结果引起学生的共愤,还上了头条新闻,该国中声誉受损。

们知道他以身作则,将自己的头发剪短,但他不应该将自己的个人议程架于学生的身上,这不是独裁,是什么?另外,校规里的"头发政策"也对学生太刻薄了,头发长度最多到眉毛的限制已经不合时宜了,应该放宽政策,让学生对学校有归属感。况且,在一个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家里,本来就不该约束发型的自由,我想这点是教育部长及教育总监必须要懂的。

"先生啊,此地非朝鲜或古巴,你的独裁教育是不会得到学生的好感的,因为你已经违反了人权,我跟你说,就算是校规,也要建立在基本人权上,而非胡乱定校规!!有人说,学校就是学生的第二个家,既然是家,就应该有家的感觉。像一些没做错事,没犯罪的好学生,若被你无端端的剪去了头发,你说他们会服你吗?这样只会使你的威望下跌,对你也没好处。反省吧,戴副校长兼实权校长!!"

在谷歌搜寻戴先生的名字,意外被我发现这东西:Tay, Keng Lee. Huang Zunxian (1848-1905) sebagai diplomat dan Penyair China / Tay Keng Lee. Dissertation (M.A) -- Jabatan Pengajian Tionghoa, Fakulti Sastera dan Sains Sosial, Universiti Malaya, 2000.

近戴先生又蝉联了雪隆国中华文教师福利联谊会的主席,原来前史理肯邦岸州议员廖某也是其中一位顾问呢!!他们俩的关系,当然非常密切,因廖某我校的养父。除外,他竟也和戴先生在外合资了一间图书馆(第八区篮球场旁),身为教职人员,在外与有政党背景的前议员合股开设机构,朋党已渗入神圣的校园,可悲可悲。

下篇更多故事与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