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 2009

也感謝納茲里


相署部長納茲裏表示,內閣將檢討和修改國家幹訓局的課程內容,以符合“一個馬來西亞”精神。雖然納茲裏聲稱幹訓局沒有灌輸公務員種族意識,不過這修改的舉動,是否意味著國陣政府間接承認該課程剛要,存有廣泛流傳的種族意識,以及在詞句中暗示非馬來人乃二等公民之嫌?

咱們實在要感謝納茲裏的回應和幕尤丁的激烈反應,後者最近非常的“堅持”,他堅持推行幹訓局的課程并沒有錯,也堅持說陳平不准回顧,可看出幕尤丁是一名“堅持的副首相”,但他對工作和任務的堅持度,似乎沒有那麽的堅持,放眼一看,咱們副首相的KPI關鍵指標表現平平,他那堅持說“堅持”的那張嘴,并沒有為國家作出貢獻。

如今幕尤丁與納茲裏的言論已出現矛盾,一個要添加修改,一個要保留現有的課程,這勢必引起更多大馬人的關注。要怎麽解決此矛盾,就得看他們倆的造化了。另一方面,一些自稱為幹訓局前學員的親巫統人士也站出來為幹訓局辯護了,他們的理由也好好笑,說若果真該課程有洗腦的話,國陣巫統就不會失去5州政權。我說,他們根本沒有做足功課,我國公務員120萬,選民超過1000萬,這些受過洗腦的官員的數量能夠決定大選的成績嗎?

巫統怎麽會安排這些沒腦的混蛋出來力挺幹訓局呢?這就像敦馬所說的,巫統只剩下貪腐和學歷低的黨員,專業人士全都跑去投靠回教黨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