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0, 2009

北朝鮮,新危機



實在的,東亞的朝鮮,是筆者除了馬來西亞的政局以外,最為關注的國家和議題。它的神秘,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有時候,我甚至每天翻找關于北韓的文章,以及瀏覽“走進朝鮮”的網站,裏頭均是大量講述北韓的現時情況,有些中國游客在北韓所拍攝到的一切,我無一遺漏瀏覽。北韓乃世上最封閉的國家,它的共產主義正是我研究的志趣所在。

貨幣改革?
這次,朝鮮政府又有新花招了,它強制人民兌換新的紙幣,新的幣值將去掉現有幣值後的兩個0,降值百倍,比方說100元朝幣,將被兌換成1元,依此類推。此新措施已在朝鮮引起民眾極大的恐慌和混淆,他們紛紛在政府規定的七天期限之內,在黑市將手上的錢幣兌成走私而來的人民幣,以防止財產大縮水。此外,朝鮮的黑市商品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這點在食品價格方面最為顯著,在一個原已嚴重缺糧的國家,人們優先關照的,依然是三餐溫飽的問題。“商人”們抬高物價,均為了減少兌換貨幣後所帶來的損失數額。

翻閱了網絡上各類關于北朝鮮的評論,發現大部分時評員對此次朝鮮施行17年以來第一次的貨幣改革抱有同一個觀點,即政治目的,更勝與改革國內體系邁向社會主義強國。咱們都知道金正日正著手准備退位讓給三子金正銀(有的盛傳他已接棒好幾個月了),而這位兒子的年齡也僅僅不過24歲,嚴缺“治國”經驗,要他掌管整個國家似乎太委屈他了,早前也謠傳金正日身邊的數名元老將補助這位年輕的全國領袖。

深謀遠慮的金正日害怕其寶貝兒尚未能來得及接管金氏王朝,便被排山倒海而來的國內壓力給擊倒,因此出此下策綁住人民。這是因為2003年朝鮮施行經濟改革後,允許小規模的市場經濟在共產主義的朝鮮萌芽成長,然而這些市場都是國營的,大部分盈利都歸國家所有。在此課題上的重點是,政府打擊黑市不嚴,走私者可賄賂人民軍而越過圖們江到中國丹東辦貨,再扛回朝鮮售賣,這些“商人”已從市場交易中賺取了豐厚的利潤而晉入中產階級。

要知道共產主義是不允許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和私家財產的,可見金正日非常擔心這群崛起的中產階級對國家有了離心,有了財富就不服從國家的指使。所以,兌換新貨幣的主要目的,是要謀殺市場,并沒收中產階級的私產,讓富裕者失去財產,從而聽從國家的命令。金正日和勞動黨認為,唯有貧窮,人民方不敢違抗政府。所以貨幣改革後,人們就會乖乖的聽從金正銀政權。

人民憤怒到極點
朝鮮人民表面上愛戴金將軍,但心中頗有不滿,他們只能敢怒不敢言。不過這次,他們敢敢的站出來抗議政府,尤其是受影響最廣的從商婦女們。但政府已加強鎮壓任何會引起社會混亂的抗議活動。朝鮮當局甚至槍決了兩名私下兌換貨幣的居民,以殺雞儆猴。這無聲無息的貨幣改革來得太突然,朝鮮政府并無在電視頻道上作出宣布,而是在各地利用宣傳車向人民傳達信息。

這是為了避免被國際社會探知此事。不過,北韓的地下組織已第一時間通過手機向中國丹東散播了信息,隱藏在北韓的大量地下組織一直以來努力突破北韓政府的防鎖線,向外透露發生在境內的重要信息,這些組織成員大多數都是脫北者的親屬,他們通過了中介取得聯系。近年來,地下組織更擴大了其規模,滲透草根階級,辦事變得更容易,傳達信息的速度更快了。

顯然的,朝鮮人的不滿情緒已經沸騰,它必對朝鮮政府和領導人造成後遺症。朝鮮將出現更多的飢荒,由于食品價格的漲幅已超過了百倍,人們沒錢買食物,估計餓死街頭的朝鮮人將大增。另外,更多的朝鮮人對政府感到失望,兩名一夜間喪失家產的夫婦上吊自殺已証明了這點。

建設經濟?
與上述有著不同看法的評論員則認為,朝鮮政府沒收人民的血汗錢,是要湊足足夠的資金來建設經濟,這正符合金正日曾經表示的“打開2012社會主義強國大門”的遠景。金將軍欲在3年內將朝鮮建成社會主義的大國,但目前卻面對著缺乏資金的窘境,因此,一部分的時評員認為金正日需要龐大的資金來達到目標,否則2012的遠景是無法實現的。

簡言之,朝鮮正面臨新一股的危機,飢荒、叛逃、社會次序崩潰等等嚴重的問題將沖擊著現有的北韓共產主義政權,這個世界僅存的集權和極權國家,究竟還能撐多久?我極度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