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8, 2010

投资信心最重要

吉政府矢言要在【新经济模式】下激活私人投资,5年内达致1150亿元的目标,或从今年开始每年至少有12.7%的增长,其实国人都明了,这的确是困难重重的,国内经商环境未大幅度改善,繁文缛节,官僚主义,种族主义政策、贪污腐败、治安败坏等等,都深深的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国内治安乃一个非常具有冲击性的因素,倘若治安良好,我相信这就足以促使投资者恢复信心。

马来西亚的私人投资比重从97年的30%顶峰,下滑至目前的10%,私人投资成长率也从21.4%滑落至7.6%,在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后便一蹶不振,反之邻国印尼、越南、泰国、新加坡却保持着相当可观的增长率,以致他国已远远将我国抛在后头,政府至今方醒觉而改变政策开始直追?难度是存在的,东南亚除了新马以外,其它国家都具备提供低廉劳工的条件,卡在中间的大马何以继续引进大批外劳来拉抬和补助不符合经济效益的私人投资。这种片面的拉抬私人投资对经济转型毫无帮助。

像印尼为了迎合经济发展以及大批待业人口,积极投入巨资发展基建,苏西洛政府拟追加2200亿美元的投资额,以着重建设港口、道路、铁路等等,重点是这些开发计划都得到外资的积极参与,它们的踪影在印尼四处可见。这非但能促使印尼经济在2014年达致7%的高增长,也能增加就业人口,低廉的劳工直接支配了印尼的发展所需,拉动整体经济向前进。现在印尼不仅内资充裕,外资的投资印尼热也看出了它们对印尼的信心。

马来西亚槟州第二大桥的建筑预支一路飙涨到目前的45亿令吉,且不断上涨中,工程一拖再拖,这给中国港湾建设公司带来不良的印象,尔后恐怕动摇对大马的信心。贪污在大马已是家常便饭,相关人士大小通吃,连外资都不放过,对待普通市民和投资者更是甭说了。台底钱已“升级”为正常的程序了。

私人投资占GDP比重滑落至10%,确实有迹可寻,看看你的周围,是否有空置的门店,不是一两间,而是好几排。大城小镇均有此乏人问津的现象,要怪就怪那些愚蠢的发展商和房地部,胡批发展计划,在人口不多的郊区也能盖起东一排,西一排双层门店。发展郊区没有错,错的是不集中的发展,散乱的门店未能吸引投资者的目光是正常的,人们往往得驱使到远处的杂货店购买用品。人口的集中将是一股庞大消费势力,譬如说开在集中区的咖啡馆,得到更多的人潮注意它,人潮就是钱潮,咖啡馆有更高的机率来提升营业额。

丧失信心等同对国家失去信任,这也难怪越来越多的国人选择抛弃这个国家,奔向海外。资金的外流乃国家经济发展的一股阻力,如何达致先进国就得看这政府的造化了,它既没有共产党般的快速的效率,也没有民主政党般要看人民的脸色办事,它是个已僵化的执政党,欲让私人投资恢复昔日光辉?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