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3, 2012

挂名而已

权把首个新春团拜弄巧反拙之后,牵扯出幕后的『白手』(身份已经曝光了),也就是马华斯里迪沙支会主席张秋明。有些网友透过人肉搜索,然后在面子书分享了张秋明的个人资料。噢,原来是一名医生,而且还是从国外深造回来的。我以为海归派的分析和思考能力会比较好,结果却恰恰相反,他居然跑去跟土权abang adik,还相信土权的话。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读书机器?不会用脑思考,只会死背医学用词的人。唉,又是一个在国家教育政策下制造出来的产品。

其实,令我感兴趣的不是张秋明的学历有多高,还是思考能力有多糟,又或是他申冤说被土权『摆上台』,而是《当今大马》一篇关于他的报导。

“由于我只是一个挂名的支会主席,并不活跃,从今天开始我辞掉马华所有职位。”

我看了网友们的评论,大部分都对以上这句话不以为意,他们都在重点放在谴责张秋明的行为。不过我认为此话的价值却胜于『白包风波』,让更多人看清榴莲党的真实现状。相信还有好多分部的党员都是不活跃的,这些从商者加入榴莲党可能只为了要靠裙带关系来得到合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