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2, 2013

大马需要更多开明之士


来西亚社会日益趋向保守,这可从穆斯林选美、穆斯林养狗和祈祷室风波上看到端倪,其实这些事件无需被小题大做,因极端保守组织会趁机开炮及炒作,引起广泛的关注,试图迫使政府采取迎合它们要求的处理方式。

基本上这些极端的非政府组织与执政党是处于互补关系,执政党需要这类的宗教课题,每当发生其他宗教侵犯伊斯兰教事件,政府会放大处理,并采取强硬态度对付有关单位,以塑造伊斯兰捍卫者的角色,进而提高伊斯兰教徒的支持率。

当然,伊斯兰党的存在也加速了政府的伊斯兰化,势力和实力渐强的伊斯兰党已让执政党畏惧,此竞争关系迫使政府与前者互比保守,并在这大环境下抚育了越来越多『宗教至上』的新一代。他们的思维无法跟上时代,有时候甚至连FB上的穆斯林女生有没有戴头巾的照片也拿来炒作,此举对多元族群、宗教、文化的我国是极为不利的。

教育是能改变人们思维的唯一途径,我看见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士站出来捍卫权益,如伊斯兰姐妹组织,便是由专业人士组成的。 

另外,开明派的精英要数森州统治者Tuanku Muhriz ibni al-Marhum Tuanku Munawir的次子Tunku Abidin Muhriz他也是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的创始人之一。他在《马来邮报》专栏刊登的一篇名为Looking back to look up的文章,其中最后第二段是这样写道的:

"Trying to sight the new moon, I recalled sleepless nights with my school’s astronomy club and tried to remember what I learnt about Al-Khwarizmi and Al-Tusi. I was side-tracked by the truth of a quote I had just seen: centuries ago Muslims were world leaders in astronomy, medicine, physics, chemistry, biology, philosophy and poetry – but today, some Muslims in Malaysia fixate on dogs, models and Facebook posts."

民主的国家必须容纳保守和开明的声音,但若比较国外的情况,它们的保守倾向政策,而我国的保守融入了宗教元素,关注的是一些繁琐小事。在迈向发达国家的道路上,若我们还在争论种族及宗教,那根本无需再谈『团结』和『先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