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4, 2015

研发“新”车款乃多此一举

腾的某些轿车外形与外国车相似,多年来备受吐糟,而笔者印象最深刻的是普腾Inspira与日本三菱汽车的蓝瑟(Lancer),从外观上来看,除了品牌标志有所不同外,前者近乎是后者的复制品。
今次,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带在国会下议院炮轰普腾新款将相(Perdana)剽窃本田雅廓(Accord),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给 予的解答竟是,为了节省时间和开销。他又说新将相的市场不大,仅有政府官员和少数人在使用,若耗资5亿美元(约16亿令吉)来研发新车款式将使普腾面临亏 损。
对于如此的解答,笔者实在难以接受,无可否认新将相的 市场确实很小,小得面世至今笔者在大道上也难看见它的踪影。既然市场有限,那普腾更不应该生产“新”将相,这只会增加营运成本,包括需额外生产符合该车款 的零件、维修设施和培训维修员。这不符合企业的最小化运营成本的管理逻辑。因此,笔者怀疑单靠政府官员市场的将相是否有能力从中为普腾带来盈利?
更何况,新将相与本田雅廓只有19个不同之处,包括标志。站在普腾的角度,也许因推出了世界级的汽车而自感光荣,但以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就算价格不比原版高,他们也会认为这是copy cat的作品,冲击普腾的形象。故此,即便是开放予公众订购,也未必能激起购买欲。
在过去,邦莫达的言词虽经常引起巨大争议,但笔者倒是认同这次他对政府的建议,即直接使用本田雅廓轿车,而非“普腾版的雅廓”。倘若政府直接选购本田雅廓,普腾得以省去不必要的研发时间和开支,更专注在利基市场上。再者,站在人民或在野党的角度来看,新将相的面世竟是为了让政府购买使用,有如政府为普腾注入 资金救市,这将加深普腾为朋党企业的负面印象,对执政党不利。
大马身为东南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拥有本身汽车品牌的国家而感到骄傲,但前提是这些国产车必须是自主研发和在外观上不以其他汽车为的设计蓝本。譬如普腾刚 推出的新车款Iriz,90%为本土设计,笔者认为这才是普腾的正确方向。此外,普腾也应加强造车技术的掌握能力,尽量提高汽车内部的主要零件的“国产比 例”,以免遭人调侃说这是“杂种”车。
在外国厂商的车款贴上普腾的标志的普腾“新”车款,不仅无助于提升国家形象,反而贻笑大方,国人也颜面无光。但愿在将相之后,不再出现“普腾版的外国车”,不再与外国厂商联手造车,而是能够自主研发真正的国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