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3, 2015

从土国选举看大马

去12年,欧亚国家土耳其在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AKP)主席埃尔多安总理/总统的带领下以高速的经济增长和稳步上扬的生活水平而举世瞩目,其GDP在2012年仅有2500亿美元,在2014年已增至8000亿美元,跃身全球第17大经济体;人均GDP从3000美元翻番至1万美元以上。它不仅是原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提出的“薄荷四国”(MINT)的成员国之一,也被视为一个中庸和现代化的伊斯兰新兴经济体,经济前景在人口红利和高增长率的加持下显得格外亮丽。埃尔多安更常被我国媒体誉为伊斯兰世界里的开明派人物,尤其用以标签伊斯兰党内的开明派(专业派)。

然而6月7日揭晓的土耳其国会选举成绩却狠狠地刮了埃尔多安一记耳光,其领导的AKP在选举中遭遇执政12年来最严重的挫败,在550个议席中赢得258席,首次未得过半议席,失去议会绝对多数优势,必须拉拢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据外媒报道,AKP失去选民的支持乃近几年来相对低迷的经济、腐败以及高达11%的失业率所致,再者,在野党提出明确的发展计划,细化各个发展项目,提振了选民的信心。此外,虽说土国以穆斯林居多,但该国向来政教分离,而埃尔多安近年来的宗教化政策和极权统治,譬如在主流学校的课程内容加入大量宗教元素、限酒令、禁止公共场合接吻打压言论自由、屏蔽社交网站等等已引起多数奉行世俗生活方式的土耳其国民的强烈不满。

笔者对埃尔多安的印象向来良好,只是2013年在伊斯坦布尔爆发的“土耳其之春”成了转折点,加上尔后的封杀社媒和逐步的宗教化措施,完全颠覆了早年对埃尔多安的印象。无可否认,埃尔多安是经济能手,成功改变土耳其的社会面貌,但其宗教化和独裁作风却为他大大扣分,虽然我国与土国的国情有别,土国有99.8%人口为穆斯林;我国只有约65%,但两国穆斯林均以温和派居多,故此我国政党(尤其伊党)可引以为鉴。

伊党只爱小众市场
一味的泛宗教化只会赶走中间温和选民,AKP和埃尔多安是最佳例子。由清一色宗教司组成的伊党新领导层屡次发表不科学的言论,常把上苍挂嘴边,一切罪孽皆与上苍扯上关系,显然不会再得到中庸马来选民、非穆斯林和城市选民的信任,再说失利的开明派正酝酿退党潮,因此若在来届大委选派宗教司候选人披甲上阵,被赶出西马是指日可待的,政治版图将大幅度缩窄至东海岸的利基市场。届时伊党只能怪自己,并非国阵实力太强,而是伊党自行断臂、自毁前程,不认清我国是多元种族和宗教国家的现实。就算一心欲推行伊刑法,伊党保守派更是不懂得选择对的时机,因“伊斯兰国”的暴行传遍天下,以及部分实行伊刑法的国家常有不合理的判决,这些新闻已让原本高呼支持伊刑法来减低犯罪率的非穆斯林感到畏惧。

相比AKP,伊党党内更没有一人的能力和魅力能比肩强人埃尔多安,后者虽宗教色彩强烈,但他较为务实,执政初期不急于推行伊斯兰化的政策,他率先发展与人民息息相关的经济,重建经济秩序,甚至提出2023年宏愿,即建国百年之际使土耳其晋身全球十大经济体行列,这也是AKP能连续赢得3届选举的原因。试问伊党保守派领袖在这方面有何愿景?无。他们只顾成立神权国,且选择性对国家课题发表看法,即那些牵涉到宗教的课题而已。所以,现今的伊党不仅缺乏有能力的领袖,更鲜少关注重大经济课题,与广大人民脱节。哈迪说伊党要更接近天国,想必这也是伊党玩政治自杀的原因。

在E时代,伊党原有机会进化成E党,可最终它依然爱石器时代,实为可惜。

国阵会否步人后尘?
纳吉政府自2009年执政后所推行的经济转型计划表现亮眼,多项竞争力指标不仅在国际排名上突飞猛进、赤字逐年减低,并在短短数年内将我国人均收入从约6000美元推高至1万美元以上,与埃尔多安的政绩颇有相似。此外,我国经济远比土耳其亮丽,在首季录得5.6%的增长,土国只增长2.3%。我国失业率也维持在约3%的低水平,等同全民就业。然而,近两年的人均收入增长似乎已停滞,尽管2014年GDP增长6%,但依旧未能突破1万1000美元水平,仅达10,796美元,比2013年的10,538美元仅小幅上扬。

在人均GDP增长放缓之际,消费税来临了,一时间怨声四起,纳吉民望下跌,同时也被一马公司的丑闻缠身,纳吉无法回答敦马的提问,即使给予了答复也无法取得人民的信任,消费税引发的民怨加上一马公司的管理不当,两股负面情绪结合后无比巨大,并一再蔓延,已抵消了纳吉政府在过去6年的种种亮眼成绩单。同时,纳吉发表“身为首相不应与敦马同台辩论”之言论,实在贻笑大方,除了遭到民联信徒的炮轰,中间选民听了亦啼笑皆非。同时,纳吉夫人穿金戴银,说钱是从小储蓄而来的,这与埃尔多安以旧官邸有蟑螂为由,执意花6.15亿美元兴建新官邸的情况相似,颇有炫富的嫌疑,原因也不可理喻,均引来人民的讨伐。

纳吉必须明白,他领导的是一个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经济体,已不再是中低收入国家,多数人不再烦恼三餐温饱,而是更重视政府的治理表现。以AKP为鉴,尽管土国人民在10年间享受着丰硕的经济成果,但执政党未必就此高枕无忧,一旦政府施政出现失误和愈加严重的腐败,部分选民并不会感恩政府过去的努力,而是毫不留情地投下反对票。

在种种不利因素的发酵下,国阵实处于下风,流失选票在所难免。倘若闪电大选,国阵可说岌岌可危,随时失去多数议席的优势,步AKP的后尘。不过,救星横空出现,拜伊党变脸所赐,国阵很可能在来届选举中因民联内斗而惊险过关,保住过半议席。

在野党无具体的替代治国方案
民联成立至今已7年之久,仍然没法拟出具体的替代经济政策,他们的目标是打倒国阵,入主布城,那入主布城后呢?要执行什么方案让国家变得更好?毫无头绪。每每政府发布财政预算案后,便会自行拟定民联版预算案,但里头一些方案显得含糊,仅列出欲达成的成果,而不是“如何去执行”,譬如打击贪腐、处理债务危机、打击罪案等等,究竟如何减少,如何打击,这些细节都很重要,能够用以建立选民对在野党的信心,否则在野党的替代方案只被视为夸夸其谈而已。

民联把治国想得太简单,自以为按照自己那一套方式便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们罔顾商界和利益集团的存在与影响力,以及根深蒂固的官僚体系文化,一旦执政中央必会闹出诸多乱子。欲冲破各道阻力,除非由像埃尔多安般的强人担任首相,否则新政策难以执行。

民联原是终结国阵霸权统治58年的希望,如今四分五裂,不成气候,倘若来届选举又有其他政党如人民党和民族党的搅局,分散民联的选票,那入主布城之目标必定更遥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