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4, 2008

国阵--内斗与内乱

感谢308,因为这天,国阵的内部闹翻了,多个成员党党员非要领导人下台不可。

UMNO
先来说巫统好了,前首相兼巫统元老马哈迪终于忍无可忍了,他在吉打的一场巫统晚宴上突然宣布退党,逼使现任首相阿都拉下台。还放话说阿都拉下台后才重新返回巫统,并呼吁爱党的党员也一起退党,目前传闻已有将近2000人退出了巫统,还包括了妻子敦茜蒂哈斯玛及次子莫扎尼。但幼子慕克力却表明不退出,相反的会在巫青团里继续呛阿都啦下台。这是一种里应外合的方法,敦马是要儿子在内探测情况,而他自己在外呛声。敦马摆明的是针对阿都拉,自阿都拉上台以来,敦马的炮声从没停止过,而且还越来越激烈。他表示当年也曾写信要求国父东姑阿都拉曼退位,但被东姑踢出了巫统,不知过了多久又重返巫统,在误打误撞下还当上了首相,所以他认为退党不是一个大问题。有人说,敦马引退所掀起的千层浪,无可置疑的将冲击巫统内部,造成分裂。也有人说,敦马的举止有助于党内新陈代谢,逼退阿都拉,让巫统重新站起来。另外,他也揭露,巫统内的派系斗争,已经非常严重了。无论是阿都拉派,纳吉派,或东姑沙里派,都争着夺权。

MCA
马华惨败后,一名以救党为理由的党员,汤木,组织了"救党委员会",要求总会长黄家定下台。该委员会到全国各地举办"倒黄家定"的演说,吸引了不少党员出席。另外,黄日龙也揭发了"三人小组"一案。他说,黄氏是导致马华在大选中失利的主因,他早前秘密成立了"铲除异己三人小组",目的是铲除政见不同的领袖。对象包括前总会长林良实,卢诚国等人。而马华前副总会长兼卫生部部长蔡细历就是其中一个受害者,他不否认性爱光碟事件与三人小组有关系,并表示在05年就曾听说过该小组的存在,当时的成员只有两人,即郑安泉及当时是副部长,现在是部长的廖中莱。林春锦也在记者会上证实"三人小组事件"是真的,而且这小组就设立在"布城16楼",即布城政府办公楼那里。而身为卫生部部长的廖中莱会否因三人小组一事辞去部长职位,他是否能破得了卫生部的宿命,因为独立至今,当上卫生部部长的领袖从来都没有一个好下场,当初廖氏上位时,曾矢言不向命运低头,试图要破掉该魔咒,他能做到吗?我们拭目以待。我们清楚马华党内的暗流汹涌,各派系都想尽办法去掉阻止自己上位的领袖。很多党员已觉醒了,他们一个一个的接着退党,因对马华完全失去了信心与信任。唉,贵为全马仅有的纯华人政党的马华竟然在内耗。对此我只能说,丑陋的马华。

MIC
在位长达30年之久的国大党主席三美维鲁,面对了党内前所未有的退党压力,原因是他在位太久了,造成了党内新陈代谢的停顿。此外,许多党员也不满三美的独裁式领导,而且只帮助了一小部分的印裔,大批印度同胞还生活在贫困的边缘。尤其是在城市地区,贫穷的印度人在无奈之下,开始从事非法活动或犯罪活动,这可从当今印裔同胞犯罪率偏高的现象看得出来。他以为只要出席几项活动就能挽回印度人对国大党的信心,太天真了。我听别人说他最厉害的就是拍马屁,看来还真的有点道理。前日,巴生国大党区部成员公开要求三美辞掉主席职位,为惨不忍睹的大选成绩负责及谢罪。三美所面对的不只是党内的压力,他还面对了党外,即兴都权益委员会HINDRAF的施压。现在有多位兴权会成员被关在双溪毛懦的扣留营内,他们被捕的理由是威胁到公共次序,因此国阵政府援引<<内安法令>>ISA将这些兴权会成员逮捕归案。据了解,共有5名领袖被关。而HINDRAF主席现流亡在英国,寻求英国当局的庇护。最近有众多印度社群拉大队到首相署外示威,要政府立即释放兴权会的所有领袖,但不得要领,被内政部部长赛哈密拒绝了。

GERAKAN
民政党代主席许子根早前大完"神秘牌",不断放烟弹让民众猜测4位准首长的人选,槟州人民对此感到非常混淆及议论纷纷。此外,在之前民政党所执政的槟城街道上,出现了"再转变"的布条,引起了全国人民对槟州的注意。民政党卖罐子的举动,使州子民都不知许子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而行动党趁机在民政党布条下挂上"投火箭"字眼的布条,令市区街上灯柱出现"再转变,投火箭"的有趣现象。民政在大选中败下阵来,使到这些神秘的事更神秘。大选后,民政党吉打区部党员也公开向代主席许子根发炮,指责他在竞选期间以不透明的手段处理党内事物,是败选的主因。再说,"白米换番薯"一事也影响了槟州选民的投票趋向,当时许子根向内阁拿了10亿令吉来挽留摩托罗拉公司,该公司原本计划将槟城的工厂迁至中国大陆,以减低日益上涨的成本。许子根成功挽留了该公司,但却遭到多方面的批评。现在连首长4大人选之一的李家全也辞去了在民政党里的所有职位,被民联政府,现任首长林冠英委任为"投资槟城"的行政员。在巴生区,有将近百人已退出了民政,其中10人已跳槽到行动党与公正党,其余的前党员还未决定是否要加入民联,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民政的势力,已被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