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1, 2008

团结与和谐的困境


久以来,我们受够了种族政党的政客一直企图歪曲国家争取独立的事实,还不断煽动国内种族情绪,导致各族原本密切的关系出现了负面的变化,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种族性政党里的政客,常常为了本身的利益,对党内的党员散发不实且容易引起族群愤怒的言论,滥用了言论自由,为的是争取一切能让自己在党选中获胜的成本,但似乎忽略了国家的本质和多元的现实。每当种族政党的党选到来,我们都会听到类似"寄居论"、"边缘化论"、"别挑战特权"等等令人畏惧的言论,阿末就是凭这而一举成名,你说首相是因为他的煽动性言论才冻结他的党籍的吗?他是因不听首相的劝告才遭到对付的,根本与"寄居论"毫无关系。有些人还会叫你回祖国,此脑子里充满种族主义的人,实在放肆!!

什么是种族和谐?什么又是种族团结?国家独立了超过50年,我们非但没有更加团结,各族反而渐行渐远,团结与和谐之路难行。50年前的国人比较融洽,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过随着国家的发展及社会的演变,使到各族群愈来愈分化。大部分华裔走入了城市,巫裔仍然有一半居住在乡镇,雪隆的印裔便占了总印裔人口的一半以上,此便是族群的分化。上述是简单的分化,更深入的就是阶级的分化,其中以马来阶级与印度阶级的分化的差距最大。以巫统而致富的马来F级承包商与草根阶层的马来人已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巫统与朋党愈密切,马来阶级的分化愈大。印裔族群的阶级两极化却不全是朋党造成的,而是巫统/国阵近乎遗忘了印裔的存在,无全给予他们应有的帮助,又或者只帮了一小批人士而已,因此我们看到印裔富豪阿南达控制了明讯(MAXIS)和环宇电视(ASTRO)等大型企业,晋升全国首5位富豪榜内,但另一边厢,依然有大批印裔贫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下,住在城市里的贫苦印裔,是罪案的导因,这是事实,以前有一份报告指出,印裔的犯罪率高达百分之50,实在惊人,当然犯罪分子也少不了巫裔及华裔。分化使人们没办法生活在一起,好好的谈天说地,富裕阶层往往鄙视穷人,各族富豪及贫民都一样。

另一种分化是,国阵政府施行新经济政策后,不公平的对待以及双重标准使到华印裔对国阵的亲和力不断下跌,连带马来族群也被拖下水,但其实并非所有马来人都是不讲理的,华裔普遍上减少了与巫裔的交流和互动,导致种族关系自70年代以来就出现僵化的现象。日子久了,华裔开始过着华人圈子内的生活,鲜少与他族沟通,种族关系日益紧绷。

除了分化,国阵政府推崇的教育计划是失败的,国阵"培育"出大量无脑和不能独立思考的"机械人",填鸭式的教育是罪魁祸首。这还要加上部分教师的传统观念依旧根深蒂固,没有改变教学方法。不过,国阵是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只要它删掉填鸭式的条规,并引入部分西方国家的教育哲学,然后以合璧的方式教学,学童就会有了思考的能力。但国阵并没有这样做,反而置之不理,使整个教育系统严重阻塞,非但教师懒散,学童也学习不到什么。国阵政府所强调的全民团结只限制于课本上,在现实上各族学童真正和谐共融的也只是少数。而且某些亲巫统的教师也不会刻意的灌输团结的意识予学生。话入正题,这些机械化的马来学子长大后最容易受到某方的影响,这是个大问题!!他们盲目的追崇巫统,因为他们认为巫统才是马来人的保护者,只要是巫统发出的言论,他们都会赞同,甚至拉布条支持,根本不去思考巫统的腐败。这群人也包括所有阶级的马来人,无论贵族阶级或草根阶层。上流社会的马来承包商,为了自己的利益,只好继续支持其朋党巫统,而中下阶层的马来人则被巫统所说的"他族夺走了马来人的财富"的言论所刺激,也继续的要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其实他们并不懂真正剥夺他们的人是谁。支持马华的华裔同胞也一样,他们觉得所有华人的问题只有华裔政党能够帮忙解决,都不用脑想想本身族群渐渐沦为二等公民的事实。

此外,家长也是一个重要的导因,尤其是在华人新村里的父母,不时灌输孩子种族主义的思维,造成一些孩子从小就有排斥他族的想法,还想大搞华人沙文主义,加上机械化的思想,从小被灌输后的思维不容易改变。其实,他们最需要了解我国的国情,即多元种族的国度,而不是排挤其它族群,惟我独尊。类似的沙文主义情况在某族群居多的地方最为严重。举例,某回教党议员是生长于巫裔同胞占多数的村子里,当他每次在做出决定或发出言论时,常不为其它族群着想,只想到解决自身种族的问题,这是因为他不理解我国的国情,往往造成各族互相不满的局面发生。

真正的和谐共融
幸,现在的友族同胞的思维慢慢的被解放,不再被锁在笼子里了,这要拜互联网的功劳,以及巫统猛将巫裔学子保送国外深造的结果。那些到过国外念书的马来同胞,见识到马来西亚与外国的差别后,就会拿来比较,发觉自身故乡的问题蛮多的,所以到头来巫统是自生自灭,不但耗巨额保送,也不能保证学子回国后是否继续支持国阵(凯里除外)。此外,年轻一代已经开始不支持国阵了,他们要的是变革和政党轮替制。独立调查中心的报告说,50%的马来人把票投给了民联,有70%的年轻人倒向反对党,这对国阵来说也许是个警惕吧。但国阵死都不改。

我旅行经过淡马鲁,意外看见华人传统咖啡店里坐着马来客人;我在OLDTOWN旧街场咖啡店里发现70%的客户是马来人,连服务员、泡咖啡的也是友族同胞。这就是我向往的种族和谐,很多城市友族同胞已经不畏惧光临华人清蒸餐馆,巫、华、印,同时在嘛嘛档里享用美食。我也曾经光顾商场里的马来餐馆。以上都不是各族的禁忌,实际上我们是可以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因此,我会非常自豪的说:SAYA ANAK BANGSA 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