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7, 2009

回教党的方向盘


雪州沙亚南美拉华蒂进行着第55届回教党代表大会将于本月7日落幕,而2009年至2011年的执委名册也已经出炉,本届党选两大宗教司蝉联了老大和老二的职位,分别是主席哈迪阿旺,以及署理主席纳沙鲁丁。哈迪是在无人挑战之下顺利蝉联党的最高职位,而纳沙鲁丁则面临来势汹汹的胡桑慕沙和末沙布的挑战,不过最终的胜利者为寻求连任的宗教司人物纳沙鲁丁,这名渐渐倾向保守派的党领袖获得48%代表的支持,而胡桑慕沙及末沙布这两名具有『亲民联』和『埃尔多安』色彩的人物则瓜分了52%的选票。

分析员认为,回教党开明派的核心人物胡桑慕沙的落败,将拖慢回教党的改革步伐,诸多任务及开明的理念无法执行,因此在哈迪和纳沙的带领下,回教党将继续往保守的路线前进。网络媒体以党选的结果分析,丹州的候选人似乎全军覆没,其中胡桑就是丹州大臣聂阿兹的爱将,党选成绩似乎说明代表们否决了聂阿兹的主张。身为党精神领袖的聂阿兹,强烈责备回教党主席与巫统密谈的举止,因此被视为党内的开明派人物。聂阿兹是个懂得转变的领袖,以往他也非常保守,女性不准涂口红和穿高跟鞋的言论也是出自他的口里,但随着局势的演变,他懂得适当的调式方能在政治舞台上站稳脚步,现在,你已经很少能听到他的极端言论,这全都是为了党及民联的利益着想。

本届党选令人(开明派及非回教徒)欣慰的是,党的三名副主席均由『埃尔多安集团』囊括,分别是前回青团团长沙拉胡丁、玛夫兹和依布拉欣。在中委方面,根据《当今大马》网站的报导,回教党18个中委中有6人是来自开明派人士,占了三分之一,看来正在崛起。网络媒体指出,在缺少了重要的胡桑署理主席一职的情况下,回教党专业人士兼改革派欲推动改革的努力将显得艰难,方向盘不见了,没有了改革派的决策人,就算有开明派的候选人中选执委,他们始终缺乏了凝聚力,上下一条心的开足马力前进。

凡事有两面,在改革派崛起的此刻,并不代表保守派就此没落,虽然绝大多数的州代表有了明确的路线,即让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升格为党的左右手,允许非回教徒入党,并赋予党选的投票权和上阵大选的权力,但彭亨州代表为此作出了质疑的声音,他认为党必须认真考虑开放非回教徒党籍的建议,甚至,他也和柔佛州代表当面责备在场采访的女性记者没有戴上头巾,违背了回教教义。另外,新任回青团团长纳斯鲁丁出身宗教司,主张『回教主权』及与巫统组织联合政府,可见未来两年,回青团趋向保守主义,将对民联造成颇大的麻烦。而纳沙鲁丁在胜出后马上表示,不会关闭与任何政党商谈的大门,立场转变之快,让人捉摸不定。

与其说回教党来到了政治的十字路口,不如说回教党正在铺建十字路口,也许下届党选,真正的变革才会出现,譬如说,胡桑与末沙布分散了埃尔多安集团的选票,末沙布已亲口承认了本身的错误,教训是从历史中吸取的,预料下届回教党党选的署理主席一职只会出现一对一的局面。作为一个巫统的替代政党,回教党的转型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两年?五年?抑或十年?就如事实评论员所说的,英国工党花了十多年方完成转型,并成功执政中央。回教党翼如此,变得太快将引起保守派的焦虑,比较西方思想的政党,对于回教政党来说,要转变将显得更不容易,惟转型是必须的,因为它是一个政党,它影响一个国家的人,欲永不腐朽,就得随着政治时态的转变而转变,否则只会慢慢覆灭。政党与组织不同,它只影响着某一群人。变革,这也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