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0, 2009

救人类,减军费!


自瑞典的研究组织『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院』发表的最新的报告显示,2008年全球军费的总开销已经达到1兆4600亿美元,同比07年增长4%,比起10年前则是暴增了45%。报告也说明,世界最强大的美国依然是军费开销最大的国家,比前年上升10%,总数达到6070亿美元,几乎是全球总开销的一半。而报告强调中国的军用开销已位居世界第二,总额为849亿美元,为近年来开支增长最迅速的国家之一。

虽然如此,中国与美国还是存在着一段距离,中国需要时间,简易来说,中国在和时间赛跑,欲超越美国是迟早的事,但它必须在人均生产总值与军费开销之间找到平衡点。譬如说,美国人口在今年元旦达致3.05亿人,而它的军用开支为6070亿美元,人均军费开支为1990美元,是美国人一笔不小的负担。中国方面,人口13亿,人均军费开销为65美元,可见它与美国人的差距是极大的。以目前中国的发展速度来看,军费增长的速度还会保持着一定的速度,每年至少达到双位数的增长。一旦中国超越美国,也不代表战争技术上会领先美国,或许军人数目远远的把美国甩开,但由于美国花在军人的开销还是非常高,武器自然也相对先进,相反的,中国解放军所掌握的技术会稍微落后美军。

不过,中国始终还是有它的优势存在的,就是生产军备的成本以及研发新武器的本钱,这点是美国都做不到的,除非美国将生产基地转移至第三世界国家,再转售回来,这是全球化的象征,但必须慎防先进武器的制造技术在他国外泄,尤其是中国透过资本主义的优点(金钱),人类的弱点(贪婪),『购买』技术。此外,共产党讲究武力,中国解放军的纪律自然会比美国来的好。总之,中国将通过低成本的军备来配备军人,武器杀伤力或许比美美军,未来的中国解放军可能会打破『低成本,低技术』的传统。另外,报告指出,中国的军备白皮书只说明了表面的军备支出,事实上暗藏或隐瞒了真正的数目,这让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军力看似了解,其实摸不着头,雾里看花。

那些经历金融海啸的西方国家法国及英国,分别名列第三和第四名,其中英国从去年的第二掉到第四,而07年经济一片大好的俄罗斯,则从第七名攀上第五名。里面带着一个讯息,即是『金砖四国』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这四个资源丰富的国度,军费的支出在过去5至10年来不断的上升,表面上看来,它们以国土安全的藉口为由,把军备不寻常的增加『正常化』,实际上是在对外展现军力(各国主权的纷争与民族国家的崛起),拉开了国际军力竞赛的序幕,尔后这股风潮吹向包括东南亚在内的世界各地角落。不过我们不能排除有者兼具了该两个因素,例如中国,随着社会的醒觉,往后会有越来越多的诉求,甚至足以引发国内大暴乱,解放军增加军备和军力,算是为镇压暴民作出了准备。

近半世纪来,美国为应付韩战、冷战、越战、伊战、以及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而大量生产军备,大幅度投入资金秘密开发新型军火,韩战、冷战及越战属于『意识形态战争』,美军参与剿共,解放了差点掉入独裁共产主义运动的国家,但至今成功的例子恐怕只有韩国了,越战的失败,造成大量损失,伤亡惨重。虽然美国靠资本打赢了冷战,但美国与苏联的意识形态竞赛,也投入了巨资研发武器。工厂每生产一颗子弹,将对人类的生命以及世界的和平带来威胁,美国既然是提倡和平自由的国家,它就不应该攻打伊拉克,伊战属于『宗教战争』,911事件之后,美国普遍上把伊斯兰国家视为恐怖主义的温床,而当时的布什总统执意派兵攻入巴格达,推翻萨达姆独裁政权,美军说是解放伊拉克人民,其实是窥视伊拉克地底丰富的石油资源。

伊战是布什的一大错误,它加速的引爆了接下来几年恐怖主义的冒起,美国得以找到增加军力的藉口,结果也导致国债暴增,国家几乎破产的窘境。1979年,冷战期间的苏联和美国派兵入驻阿富汗,形成一个国家,三雄分庭抗礼的局面,即苏军、美军和阿富汗伊斯兰抵抗组织之间的战争。在这场战事上,阿富汗本土的游击队,遭受两个外来军队的耻辱,埋下了往后伊斯兰对西方世界展开『圣战』的祸根。为期10年的战争最终在苏联解体后宣告结束,但西方国家在阿富汗伊斯兰民族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当今,美国依然会增加军备的开销,这回得应付的依旧是阿富汗塔利班、『基地』以及朝鲜的挑衅,塔利班和『基地』使用圣战的名义攻击西方社会,乃不良的举动,宗教的对峙将对世界带来不稳定,同样的,朝鲜不能再售卖武器予伊朗,伊朗的回教革命运动是引爆全球伊斯兰醒觉复兴的主因,伊朗向朝鲜订购武器,恐怕是内有乾坤。总之,不同宗教社群应该和平共处;极端共产主义;极端宗教主义必须完全被消灭,方能避免战争的爆发,人类的命运就仰赖着子弹的数目与核弹的数量。强烈呼吁各国,减少军费,毁灭武器,救救人类。

而未来的战争将是一场资源争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