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6, 2009

伊朗政治动态牵动回教世界



年度最受瞩目的伊朗总统选举已成为过去式,艾哈迈迪内贾德成功连任总统,本不是啥大课题,但内贾德居然能以高票当选总统,问题就在这点。据了解,伊朗本届选举的结果将决定未来的中东与美国的关系的走向,属于保守派的内贾德于2004年的总统选举中爆冷胜出,被看作是伊朗人反击布什政府因『911事件』后指责伊朗为邪恶国度后对美国所作出的不满泄愤。遗憾的,伊朗人过于感情用事了。

内贾德上台即刻实施和加强回教基本教规主义的新政策,包括限制妇女的穿着自由,结社自由,以及举动自由。所谓的举动自由就是不准女性在街道上跑动,因为政府认为女性跑动时会摇晃臂部,将引起男性的性幻想。结社自由方面,女性禁止和陌生人接触,甚至聊天;妇女必须在丈夫的陪同下方能外出。此外女性必须包着身子,仅能露出眼部,有时候,极端宗教的女性或内贾德支持者连眼部也用方格空隙的布条盖着,全身黑压压。在伊朗的国土上,女权丧失了。不过居住在城市的中产阶级人士并不吃内贾德政府的那一套,他们渴望更多的自由。有篇报导说,一名在外头只露出眼部的年轻女生,回到家中立刻卸下回教传统服饰,掀开头巾,一边开着重金属音乐,一边跳起了舞来,在伊朗,崇拜自由主义的女性还是大有人在,而她们主要是透过互联网接触到伊朗以外多姿多彩且开放的世界,不像伊朗的保守社会。

伊朗反对党兼改革派首要领袖穆萨维的支持者主要是由年轻一辈组成,说明他们乐见国家的改革及改变,而伊朗互联网的使用者也由这一年龄层的人占大多数,他们习惯利用互联网的工具传播最新消息和主流媒体以外的看法,因此,年轻人也相对老一辈的人士更有远见,视野更开阔,而大致上他们也较倾向于西方的自由社会。所以,内贾德最大的敌人就是年轻选民,只要年轻人大力支持改革派候选人穆萨维,内贾德的总统宝座将不保,随时下台。正因如此,伊朗政府在选举的前夕封锁了互联网的部分网站,如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等类似的网站,以达致阻止年轻人通过网站索取最新消息的作用。大众网站被封锁,在选举过程中所发生的事情都不能散播开来,某一方便有机会造假,图制造选票度过『难关』。

选举成绩揭晓的当儿,内贾德『意外』的以62.63%的票数击败其主要对手穆萨维,后者的得票率仅是32%左右。内贾德居然比改革派领袖多出两倍,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全球金融海啸对伊朗的冲击颇大,尤其是以石油为主的业界深受其害,国内市场萎缩,加上人民不满情绪的高涨,内贾德仍然能够得高票实在不可思议。外界评论员均认为,内贾德的造票过于明显,本届总统选举的舞弊绝对是存在的,当地的改革派支持者的暴乱,正是对内贾德独裁政权有所感到不满。选举成绩揭晓隔天,伊朗首都德黑兰的街头爆发了10年来最严重的骚乱,数千名穆萨维支持者抗议内贾德的伪政权,并要求伊朗重新举行选举,保守派与改革派正式展开了交锋。此刻,伊朗内政部居然派出大批军警镇压,已开枪打一名骚乱者,传穆萨维也被逮捕,让伊朗的政治瞬间转黑。伊朗近年来因在美国的课题上立场相同而与朝鲜的关系密切,莫非内贾德已学到朝鲜的处理方式?

现今伊朗的分裂,将对全球伊斯兰国家带来冲击,1979年伊朗爆发回教革命运动,世界伊斯兰信徒开始醒觉,而走向复兴伊斯兰教的道路。马来西亚的回教党就是受到这股复兴思潮影响,在当时摒弃民族主义路线,转向以回教斗争为主的新路线,中东和印尼的回教政党也如此。我们不能排除阿富汗塔利班与『基地』的兴起与回教革命没有任何或直接的关系。倘若伊朗继续由保守派执政,它将维持当前的回教世界,与美国也颇难恢复邦交,除非奥巴马肯牺牲美国的利益,但奥巴马身为美国人期望最大的总统,他会选择典当美国的利益吗?值得吗?另外,伊朗政府暗中军事援助塔利班与『基地』已是曝光的秘密,包括提供武器,训练自杀式袭击者,赞助恐怖活动等等,这都与内贾德保守政府不可分割。至于浓缩铀的提炼,虽然内贾德表示和平发展核能,不过众人皆知,他为的是以朝鲜方式反抗美国,有了核武,美国的口气还会大吗?

相反的,假如改革派当权,他们将逐步落实开放的政策,允许更自由的结交社会,放宽穿着自由,无论是正面或反面的冲击,伊朗的改变对全球回教社会的影响是颇大的,举例说,如果伊朗的社会比马来西亚回教党保守派党员来得更开放和开明,那么回教党保守派将越来越站不稳脚,与此同时,开明派将大肆崛起掌控回教党主体。因此,伊朗转变得越快越开放,它会加速全球回教社会转向一个更温和的回教徒,毕竟回教革命复兴运动起源于伊朗。

可是我相信,依然有诸多宗教意识非常强的伊朗人将继续支持内贾德统领的政府,欲通过选举改变伊朗?说易行难。内贾德选择打压改革分子,说明他把总统宝座视为必得之物,继续当个独裁者。只不过年轻人占了伊朗7000多万人口的一大部分,待他们拥有投票权后,伊朗方有机会变革,不然,伊朗的确还需要一些时间,去磨成真正的改革。报导说,两个阵营正在博弈,持续的街头骚乱,使伊朗成了『第二个泰国』,依我看,伊朗的局势是强硬派与温和派的对峙,而泰国则属于城市与农村阶级的对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