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第十宗了噢,還不嚴重?


是一個長期性的攻擊行為,它不像興權會或廢除內安法令聯盟般,那是短暫的,他們在街頭示威後就平息下來,人民將不滿按在心裏。而這次,內政部和首相的放忍卻激發了極端回教分子的暴力行為。不嚴重,不嚴重,平均兩天一宗而已,希山慕丁瀟灑的說道。現在,他和納吉正忙著如何收拾殘局,不然巫統的臂膀組織就不會倒過來幫忙教堂夜巡了。

國基受蕩,和諧受損,這也肯定是希山和納吉的滔天大罪,他們和巫統都必須付上全責。可是,巫統不僅不負責任,還策劃把“誣賴巫統之罪名”強加在在野黨身上,這讓巫統從“被誣賴”轉為“誣賴政敵”了,可笑可笑,巫統人才盡失,留著的都是一些低智能的政客,他們的行為和言語也非常的政治化,但在“人民比巫統更了解巫統”的原則下,智商高的人民一眼就能看穿他們了。難怪老馬說有料的人都跑去投靠回教黨咯。

另外,他們居然也“培養”了盜竊分子,專門偷取政敵或异議分子的資料。《先鋒報》律師的辦公室被不明分子破門盜走了筆電和機密文件,這起案件巧合的發生在”阿拉“課題炙熱的時候,這難道和他們毫無關系?舉個額外的例子,《獨立新聞在線》的辦公室也曾被破門行竊,損失的也是儲存資料最多的筆電。在其他的個案方面,宵小偷走的甚至只有筆電和重要文件,卻對抽屜裏的現金不為所動,顯然的這些個案不是沖著金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