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4, 2010

尊重去了哪裡?

為發生在雪州雪邦龍溪某國中的【落髮事件】感到憤怒與可恥,70名華裔女學生無端端被一個非紀律老師狂剪劉海,一邊剪,一邊取笑“lihat macam hantu”,這種人也能當教師?我們自小的課本里都有教導尊重他人的宗教、風俗等等。

顯然的,該教師不尊重他人的作法已經違背了全馬來西亞人的原則,況且她還變本加厲的使用不當語句侮辱學生。更可恥的是,校長居然逼落髮的學生向該教師道歉,這並不能說服我們說明這是合法的。的確,該女教師就像官僚體系裡的官員般,擅自擬定自己的校規,向學生們發難。

現在,家長的怒火促動了馬華的神經,已介入調解,咱們不用猜也知道,最後該教師的命運,就是被調往別的學校執教,而不是受到警告或懲罰。終於為何偏偏是華裔學生,我想該教師是想把【華裔不投國陣】的怨氣發洩在無辜的學生上吧。所謂的【一個馬來西亞】精神已經在該校消失得無影無踪咯,蕩然無存了。

沒錯,在教育部部長慕尤丁駁斥【教師需考取執照】的建議的同時,我卻反其道而行,大力贊同此作法。我們得擬定幾項測試來考驗準教師,包括心理和情緒管理、言行是否端正、是否有【一個馬來西亞】精神等等的測驗。假如準教師無法認同公平對待每一個孩子,或脾氣暴躁的話,那就甭當教師了。

針對每班最多25名學生的提議,副部長魏家祥一句“師資不足”便打掉了這良策,或許華淡小的師資嚴重短缺,這我理解,但別忘了教育部對國小教師的培訓額是供過於求的,或許教育部能夠先從國小下手,改革教育體系,局部調整至1:25的比例,緩和因供過於求而乾脆將國小師資“送往”其他源流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