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7, 2010

调高外劳人头税


内两百万合法及不合法的庞大外劳大军,不断的在我国赚取巨额外汇,导致我国的资本流出问题越趋严重之外,持续涌进的外劳也对社会安宁和治安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间接拖累国人的生活素质。另外,绝大多数的外劳都属于非熟练型或半熟练型的劳工,这对我国欲转型成发达国家的远景形成一道阻碍,我国需要的是更多的专才及熟练型的外劳,并非密集型劳工。

你到国内多数的茶室里坐下,看到的均是外劳在为客人服务,以前在厨房里工作的本地厨师甚至已被外劳取代。外劳“接管”国人工作的速度是如此的惊人。你或许会说国人的惰性导致不愿进入此低端的职场工作,不过我只能说国内的古早茶室实在太多了,卖的面食都大同小异,拥挤的茶室市场之间的恶性竞争,结果就是需要聘请更多的外劳。它们应学习台湾的饮食文化,创新,食物推陈出新,再用心装横店面,年轻人都比较愿意在这种舒服的环境中工作。你去台湾的餐馆看看,真的很少碰到泰劳。

有鉴于此,调高外劳人头税乃其中一项有效于遏止外劳进入我国的政策,但这受到了华总的反对,它们认为这将间接导致成本升高,紧接着下来就是厂家被迫提高批发价,通货膨胀将更趋严重。我们了解华总的困扰,因为整个供应链和市场将受到成本的上涨而波动。

因此,政府应以分类的方式来对外劳人头税进行调整,我国需要熟练劳工,所以这类型的人头税应被降低,相反的非熟练型的必须被调高。用这种弹性的方式处理人头税课题是再好不过了,倘若政策的负面效应波及厂家,就得从其它政策着手调整,例如调低公司税,鼓励厂商将生产系统电脑化和机械化,鼓励厂商转型生产附加值高的产品,尽量避免雇用密集劳动型外劳。

为了避免本地密集劳工型厂商的撤资,保住国家的出口,政府也该鼓励它们将厂房搬迁至东马,制造就业机会,那里有更多的原住民需要这类工作来提升生活水平,拉进贫富差距。因此,政府应加强建设东马的基础设施,交通系统与港口码头,以说服这些厂商越海投资,方便它们将商品输往海外或西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