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泼纳吉冷水

统2010年度代表大会,党主席纳吉以及巫青团团长凯里的言辞明显的只是“表面上的功夫”,其内部的支柱仍然是种族主义的骨干,流着的是还是邪恶的血液,代表们的发言与土权毫无分别,所以说凯里要与他们划清界限根本是无稽之谈。巫统人的毒素太强,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彻底去掉的,所以请别指望巫统能带来任何的改变,唯有败选拱出政权方能一步一步的改变它们,唯这也不一定能自我变革,那就得让它随时代的洪流而消失。

就算懂得讲流利的福建话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奉行种族主义,自小被荼毒的思想,真的很可怜他们。从30%、67%、到70%的土著股权争议,已经争论了好几十年的至今仍然没完没了,围绕在此话题兜兜转转,巫统人完全不理会国家的发展,或努力创造财富,反之只顾着分配财富,国家会进步才怪呢!还有的更离谱,党政不分,恐吓欲对付那些亲反对党的官联公司,这些党员已经把那些官联公司当着是国阵的财产了。

【一个马来西亚】的背后是什么?族群仇视?在国中,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例子,像发表“回中国”论的校长,都在泼纳吉的冷水,政府如何收拾这些残局?当然是毫无效率和低调的处理,国阵政府哪敢高调,因为担心引来巫统支持者和土权的不满,结果呢,造成愈来愈多亲巫统的高职教育工作者大胆的发表其“伟伦”攻击他族,他们现在根本不用怕受到对付,因为连副首相都没权力炒掉他们。针对“回中国”论,为何不见任何一位巫统党代表声讨这些校长?难道废除【新经济政策】的声音就是可恶的,叫人回中国并不算什么?

再泼,纳吉在2011年财政预算案上现场宣布50亿的百层高楼计划,绝对是愚蠢的,若他选择在数个月后的某一天公布这项计划,或许反弹声浪就不会如此强大了,如今反对该计划的面子书上的支持者已突破十二万人大关,大泼纳吉一头,不,应该是一身的冷水。倘若纳吉政府执意批准该计划,反对的市民将日益增加,别忘了网络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要是以后国阵在吉隆坡的11个国席全输光,咱们也不感到惊讶。

百层的独立遗产?这也可能是,国阵政府留给马来西亚人最后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