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6, 2010

大马的诺贝尔奖之梦

教部副部长赛夫丁放话要在无限期内栽培出本土的诺贝尔奖得主,的确是一句笑话,一个政策朝令夕改,连教学媒介语都还没搞清楚的国家,欲拿奖简直是痴人说梦话。当然我并非对大马人没信心,大马人也是有机会的,只不过那些得奖的可能已非大马公民,而是移民到国外或在海外出生,接受国外教育,能够自由发挥的前大马公民。

咱们的教育体系已出现严重问题,在中学,那些念理科班的学生的理科成绩也不一定是好的,我发现很多学生都是被迫去念的,有者甚至对理科毫无兴趣,没办法,这是为了要配合政府的6:4政策,即6成理科生及4成文科生。当然,造成“看见理科就晕”的因素之一便是教学媒介语,语言就像一国的货币,人体的血液,一旦不流通就阻塞,经济瘫痪。除了少数精英能够掌握理科,大部分的学生都是在死背的情况下完成高中学业。

在诺贝尔物理学奖方面,每个国家都在设法提高科研经费,但为何我国的科研率如此的低落,进步缓慢,败给周边国家,私人企业兴致缺缺,除了缺乏科研人员,我国的科研产品的商业化程度也不强。论诺贝尔经济学奖,我国至今仍无经济学家提出足以改变世界经济体系的新经济学理论,就算是名气响当当的全球最佳央行总裁之一的大马国家银行总裁洁蒂也如此,中选几率小得很。

诺贝尔文学奖?在大马一党独大、独裁、高压政治统治下,言论自由倍受打压,说真话的书籍被内政部没收,这等于谋杀了那些有潜能获奖的作者。好了,撇开政治书籍不说,我国至今也无法写出像【哈利波特】般风靡全球的小说,出版的书籍小说总数也少于邻国。我国的文学领域真的还有待加强,以目前来看希望渺茫。

大马唯一比较有希望的是诺贝尔和平奖,很简单,国阵巫统只需要强制将安华收监,那么他就有可能成为“刘晓波第二”或“昂山舒吉第二”了,届时就是大马人的光荣与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