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6, 2012

推波助澜

联网或社交网的渗透率普及化在一定的程度上打破了各族或人与人的间隔,主要是它的连接性甚强,使人们更易获取资讯,了解诉求的意义后,加上受到鼓动和宣传,因而更敢走上街头。假如这是一个低连接性的世界,从2007年的净选盟集会1.0至3.0的发展和壮大的速度不会如此快,它将是循循渐进的,只靠口传式的讲座或朋友间的交流来进行宣传,因此号召力也非常有限,出席人数根本不可能达到飞跃式的增长,BERSIH可能要主办到5.0以上才能赶上428的规模。

科技的日新月异也在帮助我们看清事实的真相,智能设备即拍即上传至互联网,在第一时间把真相公诸于世,虽然当局安置电波干扰器,延迟了传播的速度,但也于事无补,人们最多把照片影片存在设备里,回到家里再上传。除非当权者强行夺取现场每一个人的设备,否则再怎么对付记者,纸也是包不住火的。

这几天全国网民都在经历一场思维革新运动,照片影片被上载到YouTube和FB后被疯传,事实的真相被摊在互联网世界,多少人对政府封锁和选择性的新闻感到失望及绝望;多少人顿时醒觉并放下了对异族同胞的刻板印象和偏见,这些都与科技的进步有关。因此,没有高连接性,当权者欲继续执政绝对不会是大问题,它大可利用主流媒体来抹黑集会,而多数人民对所报导的新闻继续深信不疑。

另外,有心人士蓄意攻击网络媒体《当今大马》的行为也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它已不再是网民获取最新讯息的唯一选择,如今FB、推特等社交网已经崛起甚至凌驾前者,虽然公信力有限,但无疑后者的传播速度无与伦比,照片影片的数量更多。若有本事的话,有心人士应该去攻击这些社交网。不过恐怕反效果也将排山倒海的涌来,因为社交网的使用者也包括了攻击者的『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