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 2009

稳住马来票。为公正夺权铺路


08政治大海啸至今事隔10个月,人民联盟在执政的5州开创了诸多先河,意图与中央及国阵管辖的州属一交高下,从雪州免费提供20立方自来水,到霹雳州昆仑喇叭新村的我国史上第一位华裔民选村长,都显示了民联与国阵在处事作风及管治能力上的不同。我个人觉得霹雳州民联政府的表现最佳,敏觉性也胜于其它民联州属。第12届大选,国民阵线在马来半岛的得票率只有47%,比民联三党的53%来得更少,原则上国阵的半岛执政权应易手予民联,却碍于国会议席须以总合计算,加入东马的国席,方能组成新一届政府。那更甭说是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的管辖权,国阵在仅仅得1席的情况下,依然稳稳操控这个首都大城市,让人觉得不公平。

事实上,308马来选票的突变,是在选前前夕发生的,前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昔在最后一刻出其不意的宣布弃用拇指点墨盖印的方式投票,激怒了各族选民,尤其是巫裔选民,国阵的选情因此变得更遭,才会出现此次大海啸。好了,现在民联得到了势力,就该有不屈不挠的精神去拼下届选举的马来选票来源,由于非巫裔选票的倾向已成定局,民联面对的严峻考验是巫统来势汹汹的种族主义煽动性言论,<<马来前锋报>>虽然已被5州抵制杯葛,不过它的每日报份依旧高达20万,读者人数逾90万,这不过百万的读者群会继续成为种族主义温床下的受害者,误信巫统的政治手段,对社会和谐造成破坏,像PEWARIS这类型的马来非政府组织,明显的在背后有巫统当靠山,还频频主办声讨大会,声称马来人的权益受到了威胁。这些不翻阅联邦宪法,只甘愿盲目跟在巫统后面当跟尾狗的人,对社会也没好处。

无论你喜欢不喜欢,马来族群占了马来西亚人口的65%,对选举结果起着最大的作用,他们敢把票投给在野党,验证了马来人求变的心态,相信巫统以外的政党也能够报章他们的权益,对我而言,马来选民的转变,是最勇敢的。若民联要变天,不能只照顾华、印裔,办活动时应该是全民的,像人民公正党近期的活动,又让我看到了分化的现象,当然不是说全部翼如此,如公正党论坛,至今为止除了中文版外,未见巫英文版,何来各族融洽交流??但最须加把劲的是民主行动党,虽委任前商界巨头东姑阿都阿兹任副主席,却也未见接下来有更多巫裔精英的加盟。该党举办的开斋节宴会,听说也只不超过400人出席,看来很多马来选民正在中间被拉扯,一面是民联的改革,一面是害怕特权地位的受侵蚀。这种现象在城镇地区较为明显。

除了城市,民联应下乡,尽量在乡村扩展势力,这点回教党就比较了得,乡村的沿路上都可见无数的"PAS Cawangan XXX",反而巫统的不见其多。回教党以乡村包围城市的说法并非空无虚有,但这些选民多半属于回教保守派,假如民联真的如愿执政中央,被这些保守派登上权位宝座,我们不能担保马来西亚会否落实回教刑法。我意属的公正党,也必须下乡与回教党争地盘,当然不是光明正大的宣战,毕竟还是盟友。公正党应在乡村宣扬其全民多元的理念,若有一朝,回教党脱离民联或被赶出民联,公正党就拥有了乡下的势力及本钱,与回教党及国阵分庭抗礼,虽然三角战的胜算不大,却是培养多元精神的方法。而行动党连城市马来选民也未能搞定,更甭说是乡村马来选民了。

长话短说,民联现阶段最迫切的,便是设法防止马来票的流失,尽量别忽略了马来人的心声,避免在执政时期出现多处失误,方期望夺权之路。我相信大部分巫裔是有头脑的,不会受巫统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