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8, 2009

投给月亮的理由


离本月17日还不到10天,瓜拉登嘉楼补选的选情开始慢热起来,朝野政党代表和重量级领袖陆陆续续抵达该处为各自的候选人拉票站台。国阵和民联激烈的对垒形势,都是为了争取剩下的一丝希望,以赢取最后的胜利。没料到,国阵竟不改恶习,滥用警方的权力,去逮捕一些无辜的反对党人士。登嘉楼公正党青年团成员只在电灯柱上挂上了阿尔坦杜雅的照片而已,却无故被警方抓去审问,还向法庭申请延长扣留时间,所幸公正廉洁的法官驳回了警方的申请。而警方也突然撤回准备将他们控上法庭的举动。原因不详,但这绝对跟补选扯不开关系,欲借此讨好瓜等选民。

副首相纳吉是国阵竞选机器的总督,他宣布国阵主打的是『国阵亲民』的竞选口号,这将对垒民联回教党的『改变』口号,双方的激战显然一触即发。国阵也有抄袭雪州民联政府之嫌,因喊出『人民化发展』口号,这和雪州的『人民化经济』有着相同的含意,让人摸不着头,不得不怀疑国阵的"用心良苦"。巫统也趁机做个暂时的『好人』,拨出数百万元予当地的华社,作为建校基金或其它活动用途。选举来了!!乡村发展部部长莫哈末泰益也来充当『好好先生』,挪出20万元修补道路,和兴建衔接路段。马来西亚怪现象,大选来临时,『好人』特别多,选民要求什么,『好人』马上有答复,还立即撒钱帮助困苦的选民,马路、沟渠、硬体设施等立刻帮你修好,处事效率顶呱呱,比先进国的政府还要赞!!

有趣的是,月亮侯选人阿都瓦希恩都及独立人士阿沙哈鲁丁马末均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即博特拉大学。两人同是校友,同样育有9名子女,可说是一种巧合中的巧合吧。

国阵大张旗鼓的展开铺天盖地的宣传,利用主流报章、媒体、金钱收买人心,正是国阵致胜的秘诀。看看TV1与8TV的华语新闻比较,前者报喜不报忧,所访问的选民给予的回应都属于正面的,而后者的报导较为公正,正负兼俱,较能挽著观众的收看意愿。我强调,前者的新闻内容令人作呕,看主播的谈话就行了,处处针对民联的小事加以炒作,国阵的坏新闻不见其多,难怪收视率会输给8TV。网络媒体的报导,根本不能在主流媒体里看到,提名日当天,国阵支持者仅仅5千人,而民联则有1万5千人,主流媒体蓄意刊登国阵支持者占多数的照片,却对民联的气势大事化小,只刊登在一个小小版位罢了。

我说,在月亮旁划个叉的原因,一:此次的补选是选出新的国会议席,而非州议席,登州百亿的油钱要花在哪里,全权掌控在州政府手上,不关中央的事,就算投给了月亮,也不会影响接下来的发展。若国阵输掉了瓜登国席,整个州政权还是牢控在国阵手中,不至于失去登州。为了争取来届大选选民的心,登州国阵政府依然会继续拨款发展该州,所以选民选了月亮国会议员,瓜登也会继续进步。登大臣阿末赛益说,将不关照在野党的选区,其实这仅属于威胁选民言论而已,选民别受蒙骗了。

其次,国阵作恶多端,马华与巫统同恶相济,林吉祥说,敢怒敢言的马华抨击回教党副主席胡桑的"回教刑事法论",却不敢对凯里发出一句声,再度验证了马华的改变,是改不了的。被欺压50多年,早已退化成乌龟,马华攻击民联的课题已经殆尽,只围绕在回教法上,眼巴巴看见民联执政的州属的创新与突破,已无话可说,因此回教法自然成为马华的最重要课题,它已找不到民联的破绽。马华的蕹菜炒得太难吃,味道难闻,内斗还没解决,就来外斗,投给国阵??我找不到有任何溢处。王弗明能说服瓜登华裔选民吗??不必然,因当年国阵收复登州时,全靠阿都拉新人效应所恩赐,非关马华的事。马华要与巫统同流合污,那就祝它"好运"啦!!

第三,有者说补选关连候任首相纳吉的生死之战,胜负决定他的未来前途。想问问瓜登选民,想要看精彩的好戏吗??假如国阵败选,纳吉在巫统内会有什么后续发展,会因此被呛声吗??选民们,好戏的结果,都掌握于你们的手上!!而且,国阵输的话,最多也只是少一席,民联要变天也不容易,所以传统的国阵选民,应好好利用选票迫使国阵更关心你们。

第四,纳吉表示一旦旺法立中选,将重新委任他为副部长。他说,如果瓜登拥有一名副部长国会议员,将得到更好的发展。其实这已经变相是一种贿赂的作法,选民该仔细的思考这点。加上国阵开始以每张票约500元贿选,回教党已向反贪污委员会提报,让我们拭目以待该委员会的表现及效率吧。若在投票日来临之前还未查出任何头绪,那就表明国阵仍然控制着它,投国阵有何用??若真的有逮捕涉及国阵人士,那也证明了国阵的所作所为,选民干脆投给月亮吧!!

简言之,聪明的选民必须慎思明辨,善用手头上的选票去芜取菁,选出最能帮助人民的代议士,就如受访者所说的,若两边都是恶魔,那就须选择不会吸血的恶魔,性命方能受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