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7, 2009

玛力勿莱,是个警示


州玛力勿莱的补选刚结束,政治评论员都对该补选的结果感到意外,回教党的传统堡垒区居然只比国阵巫统多出65张票,比308大选时大跌了超过千张选票,与此同时,补选的投票率也创下了过去6场补选以来的新高记录,达87.3%,显示当地选民非常踊跃出来投票,连许多在城市工作的外坡选民也申请一两天的假期,以便腾出时间回乡投票,为心中的候选人投下神圣的一票。

此刻,咱们必须警惕民联的成绩单所带出的信息,回教党的多数票大减,诡异的是这次流失的选票并非中间或老一辈的选票,反而是年轻选票,尤其是城市年轻选民,可见国阵的回流率大幅度的增加,几乎可与民联打成平手。成绩说明,马来选票已经随着新首相效应的发酵而回流,根据网络媒体的分析,年轻人的立场还不稳,他们非常容易受到特定的因素动摇,自身的观点模糊。我认为,部分年轻选民的心态还是抱持着『谁对我好,就对谁好』的心态,属于『向利益看齐』的类型,毫无坚定的政治观,只对某些事物如食品及汽油价格抱怨,价格上升就抱怨当时的首相阿都拉,也因此不支持阿都拉时代的国阵。

现在可好了,新首相效应慢慢显见,纳吉利用主流媒体的垄断,不断向全国人民灌输表面上的事物,隐瞒了事实,看来也渐渐的奏效了,不过被影响的人数或许不多,老一辈的选民较容易受误导。民联真正的大问题在于安华的言论,内斗浮现,以及回教党与巫统的会谈。

据悉有超过9成的马来民族反对前马共总是记陈平回国安享晚年,而安华早前就放话,呼吁政府宽恕陈平,让他得以完成他的心愿。我猜想此话对马来社会的冲击有多大,马来社会长期受巫统的国家机器误导,把共产党『种族化』,从小到大的历史课本都在贬低陈平和共产党,马来民族对共产党根深蒂固的负面想法,并非只透过互联网的讯息就能破除的。所以,我不排除本次补选国阵票的巨幅回流,是诸多选民不满安华的主张而背弃与安华合作的回教党。

其二,民联的内部矛盾和权力斗争渐渐浮上台面,从槟城市议员风波、豆蔻村,吉打民联政府的分裂(民行退出吉州政府,【现已和解】),到雪州议会的权力争夺,都为民联的负面新闻,老实说,我对阿兹敏与卡立的暗斗感到非常失望,民联的执政大计还未实现,本身却乱了起来,权力游戏尚未结束,两者的斗争依然会继续,我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第三,回巫会谈课题,可被归类为回教党保守派一手促成的后果,德高望重的党元老兼精神领袖聂阿兹的言论被哈迪与纳沙当作耳边风,造成成千上万的回教党支持者的堕落,迫使他们利用选票来『调教』回教党,丹州回教党的议席已占了大多数,选民或许认为就算少一席也不会对回教党政府造成任何变卦,因此投向国阵,愿借此告诉回教党他们真正的所要,显然的是全力抗拒回教党与巫统洽谈的联合政府。

总之,玛力勿莱是民联的一个转角,那是选民给民联的大警示,传达清晰的信息:搞好内部运作和默契才是上策,若民联只会搞选举气氛,那是毫无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