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8, 2009

哀悼明福


天前,反贪污委员会强行从史里肯邦岸区州议员欧阳捍华的办公室带走其秘书赵明福,还翻查他的资料,嚣张的程度并非笔墨能形容的,反贪会官员的态度确实出现了某些问题,他们特别顺服某方,然而又特别针对某方,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专业』。可是就在前天,赵明福的死讯开始在网络上流传,后来网络媒体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一个震惊全国的大事就这样离奇的发生了。

反贪污委员会的成立由阿都拉主编,官员的素质也有国阵人物一口断定,说『效率高就高』,说『态度好就好』,没人会估到因『不明原因而死』的不仅是警察局和甘文丁的内安法令扣留营 ,新成立的反贪会居然也能闹出人命,赵明福被官员们定论为跳楼自杀,但官员没料到他们的谎言是有破绽的,明福『不可能自杀』的因素已经超越『会自杀』,公众宁可相信前者,也不愿去信反贪会官员的任何一句话。反贪会已无话可说,他们现在正把责任推卸给警方,那究竟是哪个官员盘问明福?均已无下文,但反贪会依然坚称明福是自杀,可见他们缺少逻辑因素来反驳各界的指责。

《东方日报》访问了专家,说明明福根本没有跳楼自杀的迹象,地摊上没血迹,骨没折,不符合官员的说法。反贪会隐瞒事实乃众所周知,只不过它到底能撑多久,这有赖于国阵政府的庇护意愿有多强了。倘若政府不堪民间的强烈反弹,它们大可做个表面功夫,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或命令警方窜改医生的解剖报告,国阵的作风一向来如此,假如调查报告出炉,指反贪会是无罪的,也千万别感到意外和惊讶,因为后续发展已经在咱们的意料之中。

我们看见,此案已无关肤色的问题,它是全国性的课题,在抗议活动现场,三大民族均有出席,这是令人欣慰的。安息,明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