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 2009

我的启蒙大师。回教党


民联盟的成立即将满一周年之际,三党在此之前的合作有目共睹,虽然在某些议题上存有意见分歧,但整体来说民联为了延续其政治斗争,都必须异中求同,撇开小题大做的课题,为民联铺设更长远的执政之路,预料最迟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将在2016年大选中完全颠倒目前的政治格式,民联三党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夺取中央政权是民联甚至平民百姓都渴望的最终政治理念。

本文所讨论的重点便是三党之一的回教党,它之所以能够在308狂胜,给了巫统一个下马威,原因除了是反风大吹外,最重要的就是它所倡导的清廉形像已经俘获了马来回教徒的心。回教讲究人人平等,尊重其它宗教的存在,以及廉洁,是上届大选大批回教徒支持回教党的因素。回教党不仅虏获回教徒的选票,就连非回教徒也因国阵巫统过于腐败,而毫不犹豫的在月亮旁划上"X",已完全不再担忧若回教党掌权后所带来的影响。看看霹雳州民联政府,相信霹雳子民已经看到回教党的尼查大臣在执政期间所施行的种种公平政策,他不仅向州内华印社会有效的传达了"回教党不可怕"的信息,也因此使诸多华裔及印裔更加了解回教党,之前对该党的恐惧已不在,他们普遍支持包涵回教党在内的民联的斗争,并为在下届大选中推翻国民阵线政府设定了更充足的"本钱"。

回教党是我的恩人,它开启了本人对政治的兴趣及关注,可以说若没有回教党,我可能只是个井底之蛙,对外界及周遭发生的事情毫不关心,对国家的评价也不会有意见,非常符合现今大部分年轻人的生活。故事发生在2006年杪,我一家人到吉兰丹州首府哥打巴鲁旅游,在此之前我曾听母亲说过回教党极端、限制非回教徒活动、丹州很落后之类的话。可是在丹州境内的半路上除了看见飘逸着一个又一个的"青天圆月"旗帜之外,发觉很多事情并非如此,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上盖了许多栋豪华洋房,住的人当然是巫裔同胞,生活富足宁静。虽然偶尔会看见几户赤穷人家,但这是很正常的,毕竟是在乡村地带,而且是每个州属都会有的。

首府哥打巴鲁更让我惊讶,并不是我想像中的落后与贫困,丹州政府充分的规划了市区内的建筑物,确保不被荒废(荒废店屋的状况在许多国阵州属是属于常见的),因此走过每个角落,都有商家在营业,而不是空置的。在网络上无意中看到一名网友说道,丹州的巫裔同胞比其它州的勤劳,这并不是胡说,在市区内就有很多马来人经营的商店、食品店、书店、布匹店、报摊、小贩等等。以服务业为主的商店也是几乎由马来人包办,这也难怪,因为华裔只占了区区的3至5%。菜市场内华人猪肉档竟然与马来档口为邻,这证明了丹州政府以及当地回教徒的思想开明,就像霹雳民联政府批准华人猪肉档在回教党州总部楼下旁摆档一样。此外在道北县的睡佛据说是东南亚其中最大身形之一,而当时东南亚第三大的坐佛还未建竣,因此无缘亲眼见识一番。最近在兰斗班让(Rantau Panjang)也建立起了一座充满中华风格的回教堂,丹州政府的开明果然不是盖的。

其实最让我惊喜的,非哥打巴鲁广场(KB Mall)莫属。我没想到居然在多人口中声称落后的丹州能看到如此规模的购物商场,如今更多的大型购物广场已纷纷进驻丹州,并在那里蓬勃发展。它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我早前对回教党及丹州的想法,我要感谢回教党和丹州政府,他们培养了一个有能力独立思考的我,换句话说,我能够走出被国阵权威、霸权、独裁所控制的窘境,完全是被回教党启发的。这也要有赖于丹州回教党19年来由当初的保守派转为开明中庸派所致。无可否认,以前的回教党的确与巫统没啥分别,都是走种族及宗教主义路线的政党,不过自从80年代伊朗爆发回教革命运动后,回教党便重新思索未来的政治路线图,并转由以宗教斗争为主轴的政党,它摈弃了种族主义的字眼和理念。因此咱们看到回教党执政丹州19年来所施行的公平政策,并没有包庇或特意协助某个族群,成功实现人人平等的境况。连丹州大臣聂阿兹也承认这段时间来,丹州政府并无在州内兴建任何一座新颖的回教堂,反之该州的神庙、兴都庙以及基督教堂得以保存完好,甚至兴建了好几座。

虽然如此,目前最令我担忧的,就是回教党内保守的基本教规派依然剩在,而且这派的党员也不少,严重威胁到民联三党的合作。他们欲与巫统合力组成"大马来人联盟",宗旨是维护马来民族与回教的地位与权威,这些人倒不如直接加入巫统算了,别再民联里当害群之马。但愿搞改革的"埃尔多安集团"能变得更强大,如此一来便有力量来压制基本教规派,这样的回教党方有"无限亮"的前途。

我感谢回教党,这次是因为当204爆发"晴天霹雳"事变时,回教党的支持者及党员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霹雳民联政府的主权,相信令不少华裔对回教党改观吧,他们不怕水炮车和催泪弹,不向国阵巫统低头,还以身躯挡着苏丹的驾座,以上的勇敢行为是我们必须看齐和致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