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5, 2009

【印尼人的印尼】与【巫统的马来西亚】


刚看到一位马来部落客撰写的文章,述说候任首相纳吉是个处于非常弱势的人物,支持率出奇的低,比阿都拉更不受欢迎,因此他将不择手段滥用职权来保住宝贵的政权,他将比当年的马哈迪更为强硬、阴险、毒辣、专制、独大。回想起1998年,敦马差点儿抵不住其副手安华的势力,而间接威胁到其宝座,便下令警方将安华收押,并痛殴了他一番,"黑眼圈"事件由此而来。

当年正值金融风暴狂吹,人民陷入苦难中,反国家领导人的风气越吹越盛,有邻国印尼吹起的"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主要是为了推倒专制的苏哈多政权,换印尼一个自由身,结果苏哈多倒下了,而这股风潮在马来西亚却不见成效,虽然多人走上街头抗议,但不及印尼来得有气势及强大,是难不倒敦马的。敦马巧妙的利用军警人员压制整个局势,使它不会恶化而对自己产生不利的负面影响。敦马成功保住了地位,他的政党在1999年全国大选期间,即马来反风吹得最强烈的时刻,向广大华裔选民洗脑,说若投给反对党及回教党,将对华裔的基本利益不利,还诬蔑回教党若取胜,国家将渐渐走向回教化。这番言论在马来社会起不了作用,原因是马来人当时已经痛恨巫统的腐败,就算投给回教党也无所谓。不过在华社,所激起的认同感却是一致的,因当时华人社会普遍保守,误信了国阵巫统的诬赖性言论。结果在一片马来反风下,华裔选民却大力支持国阵,促使国阵得以维护其政权,回教党则赢得了蛮漂亮的成绩,还夺下登嘉楼州的执政权。

若当年非马来选民的头脑清晰,一面倒向在野党,马来西亚早就变天了,甚至会比台湾早一年终结一党专制以及暴政的局面,而马来西亚将在国际间大放光彩,国内政治也将呈现维新。可惜,实况并非如此,当年大选后,国民公正党仅区区赢得6个国会议席,未能坐大,议席的数量比回教党相差甚远,令回教党频频把"回教国"挂在嘴边,这些都是基本教规派在作祟,最后导致替代阵线(回教党、国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党)里的行动党因受不住当时保守华社与马华的压力下愤然退出替阵,替阵被迫解散。

不过进入千禧年,华人的思想慢慢开放,加上2000年巫青团恫言焚烧隆雪华堂、政策上的偏差和不公平的对待,让华裔选民对国阵的离心愈来愈远,前首相敦马终于挡不住这种比99年大选更强大的压力,他深知许多政策包括"新经济政策"已经开罪了无法受惠的马来人和大部分非马来人,若不再交棒,国阵将在2003年大选时惨败,并可能改朝换代。因此,"聪明"的敦马选择在03年杪把首相的棒子交给阿都拉,然后由阿都拉统率国阵在04年初大选的竞选。国阵"自行"改朝换代后,人民对新首相的期望甚高,相信阿都拉政府会实行大改革,铲除贪污腐败,纷纷将手中的一票投给天秤,2004年全国大选,反对党大败,登嘉楼州政权重新落入国阵手中,由人民党与国民公正党合并后的人民公正党仅靠其主席旺阿芝沙夺得巴东埔的国会议席,比起99年的6席。出奇的是,民主行动党竟然获得比99年更好的成绩,验证了华裔反风的渐渐成行,而且随年增强。

在野党虽然在308大胜,但毕竟中央政权依然掌握在国阵手里,纳吉以强硬手段打压在野党,夺取霹雳州,已经严重违反了民主制度,国阵政府得罪人民实在太多,已经没有本钱找出民联的弱点,便透过所控制的传媒施加罪状予民联,使民联无辜成为代罪羔羊,民联要守住剩余的四州越来越困难,面临随时可能被国阵劫走的风险,不得不加强三党的联系,以巩固民联政权。52年来,咱们都活在一个专制政权底下,国阵说怎样就怎样,为所欲为,不知触怒了多少人民。513事件本来是个转捩点,却无奈被巫青团员的野蛮与暴行所破坏。敦拉萨收复失地,包括落入民政党的槟城和社阵的雪州及霹雳。这些都是通过强行的掠夺方式达到的。玩弄种族课题也是国阵的强项和本领,以种族因素来支撑本身的政权,是再也无耻不过的行为。若这个国家只有单一种族,国阵早就垮了。

咱们的邻国印尼,至今诸多人还认为它是落后的国度,没错,在人均收入方面,印尼的确输给了马来西亚,但在民主精神的方面,它却远远的将马来西亚抛在后头。属于国阵的党员应该感到羞耻。印尼这个全球回教徒人口最多的国家,在民主的制度上是值得敬佩及仰赖的,它的国家领导人具备了世俗的观点,虽然本身是回教徒,不过他不会把印尼变得更回教化,印尼人民更能自由选择自身的宗教信仰,信奉佛教的印尼人进如庙里祈求佛法的情况在雅加达比比皆是,印尼人每逢星期天到教堂做礼拜的现象也是现时印尼的真实状况。

印尼人勇敢推翻前总统苏哈多统治30年来的强权,不但生活比以往更好,民主化进程也相当顺利,从首位女总统梅嘉瓦蒂到现任的苏西洛总统,印尼是往越走越开放的路线前进。其中最明显的便是当地华侨的待遇,苏哈多时代,他关闭了大量华校,并一把火烧掉了许多庙宇,严禁华文的使用,华文报刊一律不准出版,强行同化华人,逼使华侨说印尼话,这些都是当年印尼华侨的悲惨遭遇。不过时代不同了,印尼走过了印尼版的"改革开放"(Reformasi),现在当地的华文报章数量已经超越了马来西亚身为东南亚保存华文最完善的国家,虽然印尼华侨对中华文化的认知未及马来西亚华裔般深与普及,但印尼的华校却是越开越多,印尼政府也鼓励华文教育的发展,鼓舞印尼人勤学中文,以提升竞争力。不但如此,印尼的中文刊物百花齐放,各自精彩,为当地中文市场注入了新鲜的气息。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印尼政府最近通过了废除"种族歧视法令"的动议,证明这个国家是不歧视任何族群的,而它在2006年废除的"土著与非土著"之分,显示出该国政府公平的对待每个印尼人,这与马来西亚有着天渊之别。印尼的总统是直选的,原因是不受君主立宪制度影响,这样能减少大选时受金钱政治困扰,而苏西洛总统近年来致力铲除贪污案,以及提升印尼经济方面颇有功劳及贡献,印尼去年第四季的经济表现仍然亮眼,同比增长5.3%,胜过东南亚主要的经济体,如新加坡(-6%)、马来西亚(0.1%)、泰国(-4%)和菲律宾(3.3%),在一片经济剧跌的环境中鹤立鸡群,与印度的增长率(逾6.5%)越拉越近。在这场金融海啸中,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印尼具有免疫力,受影响的程度不及新马泰般严重,原因是该国拥有庞大的未开拓市场待开发,消费情绪未显著滑落,加上国内的1成人口的年收入已超过5000美元,他们都是推动印尼经济的生力军。

实际上,这个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与台湾的经济规模是旗鼓相当的,两者的GDP都约为4100亿美元。所以印尼必须抓紧本次全球金融海啸的时机,试图将双方的经济规模拉大,只要一举超越台湾,那印尼就是亚洲第五大的经济体了,目前的五强排位分别为日本、中国、印度、韩国、台湾。就在此刻,台湾总统马英九表示,台湾在本年度的经济将负成长8%,这对印尼来说绝对是好消息。这几年来,印尼政府推动媒体改革,让更多人及国际社会更能察觉到这个国家的存在,许多趣闻的新闻报导常常出现在我国的新闻片段中,就好像咱们几乎天天都看得到美国的新闻般,现在能够看到有关印尼的新闻的比率已经大大增加。

总之,若马来西亚继续前进一步,却后退两步,到头来国家只会走向崩落。印尼不同,人家是进行着改革的步伐,国家越来越强大。事实上,马来西亚在很多方面已经输给了泰国和菲律宾,许多领域也只比印尼优越些许。最后我想说,倘若国民阵线继续执政,马来西亚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