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6, 2009

雪上加霜的泰国


没完没了
阵子的黄衫军上街闹事,要求前首相沙玛以及颂猜下台,搞得泰国政局乱糟糟,号称人民民主联盟(PAD,简称民盟)的黄衫军,在成功的迫使沙玛及颂猜政府倒台之前,也把原本定于去年12月举办的东盟峰会搞砸了,沙玛被指上电视烹饪节目触犯了法规,被控上庭,被迫辞去首相一职,当政的人民力量党推荐塔信的妹夫颂猜担任新首相。

颂猜如意料般上台执政,但人民力量党贿选的问题逃不过民盟的法眼,他们控诉人民力量党的罪行,此外,黄衫军强硬泰国曼谷机场,造成次序大乱,航班严重受影响,大批旅客滞留在机场,无法回国,估计造成的旅游业损失不少过30亿美元。他们在机场等着法庭的消息,结果法院最终宣判人民力量党、泰国党和中庸民主党三个执政联盟必须解散,三党领袖被禁止参政5年,颂猜只能遵守法院的判决,宣布下台,那时在法院场外的民盟支持者无不高声欢呼。

乱局扰人,泰国主要的反对党民主党号召5个小党加盟民主党,以凑足议席组成新届政府,民主党如愿以偿,他们推举了泰国史上最年轻的“帅首相”阿比昔上台,尔后新政府重新启动东盟峰会的举办,并定夺在本年度4月中于芭提雅举行。4月10日,各国使节已准备就绪,领袖们也已抵达峰会所在地,第14届东盟峰会近在眉睫。

可是现在轮到前首相塔信所属的红衫军出动了,他们大胆的闯入会场,占据议会厅和各国领袖下榻的酒店,泰国当局被逼使用直升机,将领袖们载离现场,以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军警人员也不敌人数众多的示威者,而一步一步倒退。不过大致上在芭提雅的外国游客的生活作息不受影响。隔天凌晨,红衫军转战首都曼谷,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军车及坦克驶入街区,某些军人朝天空开枪,以警告数千名示威者的疯狂举动,这招的影响力不甚,红衫军大肆破坏曼谷街头次序,燃烧公车、抢夺坦克、抛掷汽油弹、甚至枪杀两名咒骂示威者的小贩,行为猖獗。

塔信势力不减
更大规模的示威即将爆发,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红衫军却宣布自行解散,动机不解,很大可能是遵从塔信的劝解,流亡海外的前首相塔信前晚通过美国CNN有线电视发表演说,吁请各方必须禁止暴力手段,并进行和平的合作,来解决课题。由此看来,虽说塔信是流亡前首相,不过他的影响力还是丝毫未减,他还是牢牢的控制红衫军,早前他透过网络和大银幕在一个体育馆内向成千上万的支持者演讲,现场挤满了红潮,显示出塔信的个人魅力甚大,在中下阶级人们的心目中是不可被取代的。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中文网站的一篇针对泰国局势的论文将示威事件描述为泰国的阶级战争,以农民及其他中下阶层为主的红衫军正在挑战中产阶级所组成的黄衫军。该网站文章强调,这是一场泰国人的革命运动。2001年,电信大亨塔信上位,大力推动农改和乡村福利,造就农民的收入大增,对塔信的拥护也随之增强,与此同时,居住在城市里的大量中产阶级,却对塔信对他们的忽略感到愤怒,泰国从此分裂成红黄两派。

我个人不排除泰国形成两线制的某些因素是来自亚洲民主之星的台湾,要知道,有约数十万名泰国劳工正在宝岛打工,或多或少会对台湾的蓝绿对峙有所启发,尔后将概念及新想法带回泰国,如今泰国也搞起了【对峙】,已与台湾没两样了,不同的是,台湾的蓝绿示威者都比较有次序,泰国的就乱些。

严峻的经济
泰国经济学家预计,在金融海啸的摧残下,该国在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滑百分之3至5,为97/9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首次下跌,糟糕的经济加上乱糟糟的政局,无疑是寒冬中吹起暴风雪,使得经济处于冰封时期,人民欲找钱根本是难上加难。我认为示威者可以集会示威,或在一些非繁忙的车道上抗议,不必去破坏公共交通系统,影响运输的运作,好比曼谷机场与著名旅游胜地芭提雅,两者的损失称得上是天文数字,这还不包括后续的损失,若外国旅客害怕政局而不前来旅游消费,泰国的情况肯定更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