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5, 2009

欧美不应抵制反种族主义大会


合国在2001年8月发起的反种族主义会议首次在南非德班举行,会议主要讨论全球种族之一现象,并通过了反种族歧视的宣言。本月21日,阔别了8年的大会,在经过搜集资料、核查、总结后,于瑞士日内瓦召开,然而令人赫然的,多个欧美国家局然不派代表团参与这次会议,包括德国、荷兰、意大利、波兰等等,连最有影响力的美国也不参加,匪夷所思。

由于伊朗总统内贾德责骂以色列犹太人种族主义,在1948年建立了『百分百的种族主义政权』,为了夺回土地而滥杀巴勒斯坦无辜的平民,导致20个国家的代表团离场抗议,令此次的会议失色不少。伊朗总统不应在这难得的大会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去抨击他国内政,而是把握机会提出有效解决种族主义的思维。由此看出,内贾德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伊朗将在近期举行总统选举,前总统兼反对党开明派领导人已作出表决,挑战现任保守派总统内贾德。内贾德管制金融海啸不当,高度依赖石油的伊朗经济遂渐走下坡,内贾德的地位渐渐受到动摇。

其他的国家例如德国的不参与举止,是能被解读的,因为德国纳粹曾经在二战期间屠杀百万犹太人,压迫及虐待犹太人,这是抹不去的铁一般历史。以色列则清楚本身所作所为,巴勒斯坦的创伤总不能与以军划清界限,因此德国和以色列哪有面子和资格去探讨种族歧视,或许你说都过了大半个世纪,可是它们还自认为是大罪人,还是抛不开历史的包袱。

美国呢?它其实不该抵制会议,它应该更积极的参与,这样一来才有机会接触与美国断交数十年的伊朗,奥巴马不是一直强调要与回教世界修复关系吗?奥巴马以总统身份访问了政教分离的土耳其,不愧是一项重大突破,但要进一步修补关系,美国就该直接接洽沙地阿拉伯国家以及伊朗回教共和国,进行对话,就此方能与伊朗商讨美籍伊朗裔女记者被伊朗革命法庭以间谍罪名而判罪一事。若美国主动,美国也能就伊朗核问题进行谈判,这也非一件坏事。

美国身为超级强国,虽受金融海啸冲击,但其影响力丝毫未减,美国的人权自由指数名列前茅,行政的执行一向来不以肤色做标准,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印度人抑或拉丁美洲人,只要有能力,便能在美国攀上高峰,照理来判断,美国最有资格主导该大会,领导全球走向无种族主义世界。某些欧洲国家也走在文明时代的先锋,抵制大会并非最佳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