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09

学习英国的政改


从杜拉克的《下一个社会》以及美国《世界日报》的评论中得到这篇论文的灵感,写出关于古今英国的社会与国家体制的变革。英国称得上是欧洲最古老的国家之一,在百多年前的19世纪,英国还不是民主之国,英皇的权位与权威最高,因此当时的英国为大英帝国。古时候的英国势力逼人,军力之强,地位之高,往往是他国畏惧得罪的对象,英国当时统治约80个殖民地,其面积占了全球陆地的四分之一,以及占了地球人口的三分之一,实力比今日的美国更为强大。

事实上,世界上最早立宪的国家就是英国,它在1688年实行了君主立宪制。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实力,都一直保持着领先的地位,它的金融领域的强权无与伦比。在科技方面,许多科学家都来自英国,世界第一种现代化学工业染料是在英国发明的,汽锅轮机也是英国的杰作。物理方面,著名的包括马克思威尔(Clerk Maxwell),法拉第(Michael Faraday),路德费(Ernest Rutherford),均为英国人(见《下一个社会》第39页)。回首马来西亚,当年通过买卖而统领婆罗洲砂拉越的詹姆斯布鲁克(James Brooke),开拓槟岛的弗朗西斯轻(Francis Light),开发新加坡的莱佛士(Raffles),以及殖民我国的最后一个国家都是英国。

在大英帝国还未崛起之前,欧洲的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荷兰等国都曾经瓜分世界的殖民地,19世纪,英军实力突增,各类技术获得提升,一举从各个欧洲强国手中对走大面积的殖民地,使英国成为他国望尘莫及的超级强国。就连独立前的美国,也是英国的所属国。只不过,美国与英国因一些擦枪走火的课题而爆发战争,当时拥有300万人口的美国在8年间得到以上欧洲反英国联盟的协助下,打败了人口800万的英国。后来英美签署《巴黎和约》草案,1783年9月3日,美国正式脱离英国,宣告成立【美利坚合众国】。尔后,美国推动奴隶改革,废除封建主义,追求平等的社会。美国的胜利启发了许多英殖民地的人民,因为这是历史上首次由殖民地的人民推翻了殖民政府,像拉丁美洲的起义,是由北美传下来的。

古老的英国依然贯彻封建的思维于殖民地,而独立后的美国用了百多年的时间,透过不断的改革,吸纳人才,推崇资本主义,国家实力渐渐的赶上英国。1850年代,英国丧失领先地位,首先是被美国超越,再来就是德国。英国的失利,其问题出自于社会对【新产业】的认可,保守的英国社会往往视科学家为生意人,或者轻视一些搞新兴产业的人士,这点和美国根本是天壤之别,在美国,开发的思维将科研人员视为【专家】,也因此美国的经济受到新产业的刺激下而一日千里。法国人发明了创投,美国【摩根史丹利】第一时间引进其概念,而商业银行虽然是英国人发明的,但在英国却没有通融机构。

直到20世纪初,英国已完全被美国超越,实力大不如前,尤其是二战后,殖民地也纷纷独立。约50年前,英国被称为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英国欲重振雄风不果,欧盟成型在即,英国只能将前殖民地收纳为共和联邦国,盼以此能够与欧盟制衡。到目前为止,英国还不是正式的欧盟成员,英国弃用欧元,继续沿用它的英镑,因为它必须考虑到联邦的利益。欧盟也表示,若英国欲成欧盟正式成员,就得放弃英镑。

政党轮替在英国可说是习以为常,由于资本主义的贪婪,造成大批工人的福利未获改善和被忽略,于1900年成立的英国工党,终于在1964年在获得大批选民的眷恋下而上台执政,将前执政党保守党踢下台。标榜着社会民主主义的工党,表明贯彻费边社会主义,主张落实福利社会,将部分公共企业国有化,推行多个与福利有关的政策,以期建立福利型国家。结果也因如此,当时的工党把英国转型成一个比苏联更社会主义的国家,导致生产力大跌,大量资本家外逃,失业率上升。工党政府濒临破产,民怨又来了,1979年,保守党再次上台执政,维持福利政策,并引进资本主义的竞争。直至1997年,英国的人均生产值已达到美国的7成有余。

同年,工党卷土重来,英国前首相布莱尔领军的工党打败保守党,重新执政,并打着“新工党,新英国”的口号,在政坛上掀起了一股改革之风。布莱尔的政绩可圈可点,他将英国经济由增长型转为膨胀型,因此福利未减,经济未下滑,它们依然在成长,政绩优越使工党大受欢迎,布莱尔顺利蝉联首相,不过他决意在2007年把首相宝座交棒给接班人布朗。2008年,英国人均生产值首次超越美国,英国伦敦的金融地位取代美国纽约的华尔街,楼房价值最贵的也在伦敦,英国重振领导雄风的努力未白费。不过,这次又巧遇了全球金融海啸,考验着布朗的治国实力,英国经济的萎缩程度或许难以预估,民怨再度涌起,这又带给了保守党一次起死回生的机会。(参考美国《世界日报》社论)

再次回望我国,倘若咱们做到政党轮替,必定能使政策没法倾向极端,这对任何人都是一项好处。美国《世界日报》的社论实为抨击中国的政治体系,它比较中国与英国,前者看起来正在变化,其实是毫无改变,后者看起来没有变革,其实百年内变化了不少。我们把这套用在国阵身上,一点也不虚,国阵喊着改变,其实根本没有改变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