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1, 2009

敦馬的傀儡


了数十年的内阁部长,莱士雅丁从敦胡申翁时代,横跨敦马时代,途径阿都拉时代,再来到现在的纳吉时代,他都很少被挡在内阁的门外,是名新兴崛起的九命猫,与黄燕燕及东博是属于同类型的。1976年,莱士被敦胡申翁委任为法律部副部长,之后调任为内政部副部长。1984年,他担任新闻部部长,两年后转当外交部部长。308后,他有幸获得重视担任外交部部长,功绩中规中矩,但在任期内发表了不少含有马哈迪色彩的言论,在一些场合上,也能看见莱士雅丁与敦马同座,谈笑风生,因此被视为亲马哈迪的国阵领袖。纳吉上台组阁时再度将莱士列入内阁名单内,掌管新合成的新闻,通讯,艺术及文化部部长,此举明显是为了满足敦马,如今敦马拥有两名爱将在内阁,即幼子慕克里兹和莱士雅丁,马哈迪垂帘听政的说法,一点也不假,现在他已蠢蠢欲动的指使纳吉尽快重启连接新马的美景大桥计划,以圆了他欲建宏伟建筑的心愿。

回到莱士身上,他普上任新闻,通讯,艺术及文化部部长就表示将严厉审核网络内容,禁止不实的网络内容流传,加强执行多媒体通讯法令,以及对付散播诽谤谣言者。以上作法都有敦马的影子,敦马时代管制报章与电子新闻媒体,我们屡见不鲜,往往政府公布的数据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真相,而且当时的言论自由空间不大,电视台很少有时势座谈节目,也因此当代人民的思维很多都只局限在一个狭小的框框里,这都是资讯不流通所导致的,况且加上当时经济良好,在国阵铺天盖地的宣传下,人民很容易就会信任国阵。可是97/98年后大有不同,金融风暴的蹂躏使得人民大胆起义,敦马镇压巫统改革派领袖,让人民更加愤怒。若不是新首相效应下,国阵也未能维持至今,阿都拉的路线与敦马背道而驰,敦马原以为阿都拉会听他的话,却扑了个空,气坏了敦马。另一个明显的敦马处事风格就是指使银行调低国产车贷款利率,然后对非国产车下重手,提高贷款利率,这也是敦马时代才有的,阿都拉时代非常罕见。

马哈迪最不喜欢言论上的开放,现在可好了,纳吉上位后留了一个部长职位予敦马的傀儡莱士雅丁,他大可利用莱士去管制言论空间,缩窄范围,以便确保他的国阵巫统不受“污蔑”,他以为只要丑闻减少,人民就会重新支持巫统。马哈迪主义风气在国阵越吹越强,国阵也愿意利用敦马的强硬作风重振士气及势力,但看来未必有效,时代变迁,人民经历阿都拉的开放时代后,不可能走回头路,国阵越是管制,人民越反感,我们祝福这一个国阵的【最后一个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