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9, 2009

国阵甘愿当缩头乌龟


岛前第二副首长兼公正党州议员法鲁斯辞职的传闻终于得到证实,法鲁斯并未像在《南洋商报》的专谈中表示将爆出槟州公正党的内幕,反而以继续深造和没时间照顾妻儿为由,辞去副首长与州议员双职,被喻为是安华欲铲除党内毒瘤的动作,法鲁斯早前曾就槟州采石场舞弊案被反贪污委员会逮捕问话,盛传将被控上法庭。若属实,他将是公正党的一枚计时炸弹,因此在安华的劝说下,他唯有以其他的理由来承接辞职的原因,以免直接影响党的形象。

槟州公正党内斗已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联委会主席再林与安华意属的前政治秘书曼梳都争着上位,造成槟州公正党内乱,若真的有对手出来竞选,在闹分裂的情况下,选情难免也会吃紧,其中以来自国阵的候选人的威胁最大,但此次国阵未必派遣候选人上阵,可是假如国阵党员以独立人士的方式出阵,势力虽不强,但不可忽视选民的心态,他们在认为公正党必胜的情形下,很可能不会出来投票,导致投票率剧跌,而国阵支持者会尽量出来投票维护国阵的尊严,到头来胜出的那方也许会令人大跌眼镜,这是公正党不容小视的。

首相纳吉说,制造补选只是在浪费人力与资源,国阵应声虫马华及民政立刻点头赞成纳吉的主张,除了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说国阵应该捍卫其尊严,其实是想凸显国大党的“威猛”,不向在野党低头。国阵的主张让人费解,半世纪来国阵不曾向压力低头,每场补选都插上一脚,这次却反常,难免会给人民“国阵气数已尽”的感觉,不但在308后的5场补选中只赢得最落后的州议席,其余在半岛的补选全军覆没,而且民联的多数票越来越多,这带给国阵无比巨大的压力,国阵在半岛已很难再翻身。

国阵不想再看到败选,这变相一种政治逃避,它的作法让人联想到鸵鸟及乌龟,只要看不到危险就认为没危险的鸵鸟,以及粤语的俗语“缩头乌龟”,都能用来形容当前的国阵。国阵由强盛走向没落,是内部腐化及种族主义引起的,就像当年的国民党,有人说国民党在大陆会败给共产党,都出自内部腐化,而慢慢变成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