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 2009

從依沙窺視巫統的治國方針


陣森州巴眼檳榔州議席的候選人在千呼萬喚下終于出爐,現今的巫統領導人已不把前首相敦馬哈迪和元老東姑拉沙里的勸告當作一回事,副首相慕尤丁昨日高調的宣布,巫統將委派前森州大臣依沙上陣該州議席的補選。值得一提的是,當慕尤丁站在臺上喊出依沙的名字時,那位KPI關鍵指標部長許子根還站在旁邊為這名曾經涉及賄賂丑聞的巫統候選人加油打氣,國陣黨員還真有趣。

不知敦馬在此時此刻有何感觸,巫統已不再重視他的心聲,想必痛心不已吧。另外,咱們還能在巫統遴選候選人方面探討巫統的治國方式。眾所皆知,依沙曾遭到凍結黨籍,此刻他欲借補選重出江湖,雖符合了巴眼檳榔區傳統巫統支持者的意愿,但卻進一步丟失公信力,巫統只顧贏得西馬半島的補選,不把后遺癥放在眼里,往后必對巫統造成重大打擊,而巫統只為眼前利益著想,不當好高騖遠的政黨,這正是咱們要討論的重點。

在馬來西亞,有史以來形容巫統的最棒例子,即是『新經濟政策』的土著30%股權。當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薩率先提出的『新經濟政策』,其理念與中國的改革之父鄧小平一致,那就是『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只不過不同的性質在于膚色方面,敦拉薩是要讓一部分的巫裔同胞富起來,而非讓一部分的馬來西亞人致富。巫統在乎的,乃短期的利益為上,看到股權比例扶搖直上,就大肆宣揚功績,完全不去理會在此扶持政策之下對廣大未受惠的巫裔本身所帶來的沖擊和后遺癥。

此外,巫統的經濟學也存在著這個論述,始于敦馬哈迪時代,巫統便已開始砸下巨資予土著企業,和進行大型工程。當然,巫統以朋黨的利益為先,譬如說,耗巨資成立國家汽車工業,生產本土品牌汽車,巫統也無心吸收來自日本的科技,反之只為了向國外展示制造車的能力,這種短暫的自豪并不能代表長期性的成功,巫統人卻引以為榮,不知廉恥。

巫統一貫以發展來說服選民,但所謂的發展,其實就是『建了就算』,大大小小的工程分派給朋黨公司,所竣工的建筑物,多數沒有得到保養維修,就這樣置之不理,此乃『白象計劃』。當你到公園看看時,你自然會清楚公園的設備是如此的陳舊不堪,甚至遭到不法之徒破壞,但就是無人會來進行維修或刷新。實際上,布城是多余的,疏解交通堵塞乃無稽之談。若當年敦馬把這200多億美元的油錢投資在創意和教育領域,相信我國將取得更大的成就,而不是為外國游客蓋一座旅游城市。

阿都拉剛上任時折腰數項大型計劃,包括爭議滿段的馬新美景大橋計劃。不過後來的『經濟特區』,讓他又重蹈敦馬的覆轍。如今,納吉接棒後,大型計劃卷土重來,草擬籌備中的『馬印大橋』又不知刺傷了多少納稅人的心,基本上,巫統不是在『治國』,而是逐漸的摧毀國家。

巫統為了掌權而套用了巫統式的經濟學,說到底,這都與資本主義掛鉤,以金錢來鞏固政權,浪費的稅金實在苦了馬來西亞的子民。